rxn3w優秀都市言情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討論-第三十三章 水果市場起衝突相伴-zmc1r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给了温伯一个承若,我帮他投资,拿下湾仔的海鲜干货市场,帮他找货源,当然这也是有前提条件的,我不说,但温伯自己知道,就是他需要继续搞定大弟,恢复湾仔的治安。
如果,他连大弟都搞不定,凭什么要我帮他,像我说得一样,人人都有他的利用价值,如果你没有,那你就没资格拿到你自己想要的东西。
温伯在酒家住了下来,阿细和光头佬在我这里养伤,虽然都伤的不重,但鼻青脸肿地上街,警察一定会注意到他们的,也不敢乱跑。
温伯和我要了一个空白的电话卡,打了几个电话,就耐心地等待,没看到他有一点行动。
我和阿廖开车,小黑跟着去了趟湾仔,看看那边的情况。
车到了湾仔的水果批发市场,已经开不进去了,以前车可以直接开进批发市场的停车场,在那里下车方便搬运水果,可现在让一群保安给封住了路口,车辆一律不准入内。想进去拉货,就必须得登记,然后由保安带着进去,将购买的大量水果,找搬运工搬出来,再装到货车上。当然这些肯定都不是免费的,可以按月交搬运管理费,也可以按次数交,你要想买水果,就得用市场里的搬运工,自己找人搬都不行!
这就是变相的收保护费啊!
这里的顾客明显比以前少了,很多游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去逛了逛,不买点水果出来,肯定会遇到点阻碍,到也不是那么强硬,只是里面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多多少少会和你有点身体接触,又或者是骂骂咧咧。当然也不会强买强卖,也不会动手,但终究会让你觉得十分的不舒服。这里面的店主呢,是怨声载道,可也只是敢怒不敢言,因为几家最大的水果批发店,都已经被大弟给强行占据了。
不知道是大弟,还是他背后的高人,出了个很有商业头脑的手段,和旅行团勾结好了,吸引旅行团的游客来买水果,然后他们要个天价,不买就不让出去。旅行团从中提成,因为金额都不大,而且的确是内地比较少见的热带水果,大多数的游客也就不太在意,价格高点,也不多买,就没人投诉。
我们三个跟着游客走进了水果批发市场,刚一进去,就觉得有人盯上了我们。
一个个子小小的黑瘦男人,谄媚地走到阿廖近前,介绍道:“老板,买水果吗?”
阿廖没好气地回答道:“不是,我来买海鲜!”
黑瘦男人没听出来阿廖的揶揄,急忙说道:“那老板你走错了,这里是水果批发市场,海鲜市场在这后面!”
阿廖没理会他,继续往前走,黑瘦男人品了品,才知道阿廖的意思,再次笑嘻嘻地介绍道:“老板,你要买水果,我给你介绍几家店,货真价实,都是东南亚进口新到的水果,价格公道,新鲜。保证你满意!”
阿廖张口问道:“我就随便看看,不买!”
黑瘦男人也不失望,而是继续说道:“老板,你可能不知道这里的规矩,进来就都必须买点水果出去,不然不让你出去的!不过,您别担心,您跟着我走,我包您买到自己心仪的水果,还不乱花钱,这些水果外面还真买不到的!”
阿廖不屑地说道:“我不买,还不让我出去了?你这里是黑店啊?这么大个批发市场,还都能强买强卖啊?”
黑瘦男人解释道:“也不是一定逼你们买,可你们不买,难免不被人盯上,丢东西,被撞到,这都不一定的!还有啊,你们出去的时候,他们看你没买水果,还会和你收门票的!那你们还不如就买点水果应付一下呢!”
阿廖哼了一声道:“我还不信了,朗朗乾坤,还有没有王法了?”
黑瘦男人急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道:“老板,您可千万别怄气,不值得啊,一看老板就是有钱人,为点水果钱,不值得啊!”
我笑呵呵地说道:“这位小哥,你这是在警告我们吗?”
黑瘦男人急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我真是这的店主,我也是小本生意,自从这大弟哥接管了这里后,我们这生意都没法做了,以前都是我们自己帮顾客搬水果的,现在根本不让我们动手,我们还得交管理费,搬运费,不交都不行,交不够就罚。所以,我这才冒着被发现的风险,拉点生意而已。”
我哦了一声说道:“那带我们去你店里看看吧!”
黑瘦男人高兴地搓着手,带我们去了他的店。
他的店铺不大,里面的水果摆放的也很少,就那么几种。
我皱着眉说道:“你这水果种类也太少了,你看人家的档口,至少几十种,你的呢?就这么几样,我在哪个超市买不到啊,而且不新鲜啊!”
黑瘦男人哎了一声道:“我们也想进点其他水果啊,可货源都给大弟给切断了,要进水果都得通过他进,那价格我们没法接受,顾客也没法接受啊!我这里的水果,可比他们的便宜很多啊,我是打算清完货,就不做了!你们随便看看,买点什么吧,总好过去他们的店买,那价格高的吓人!”
我想了想随便挑了一箱红心奇异果,一算价钱,还真是没贵到哪里去,完全可以接受。
我付了钱,阿廖准备搬水果走,突然走过来两个穿着工作服的大汉,生硬地吼道:“放下,我们来搬!”
阿廖很奇怪地望着黑瘦的摊主,这黑瘦男人连忙解释道:“他们是市场管理员,所有水果都是他们负责搬运的,不过,你们得给点搬运费!”
阿廖没有放下手上的箱子,不忿地说道:“我没手啊,用的着他们搬啊?”
话一说完,那两个管理员就拦在了阿廖身前,其中一个蛮横地说道:“你可以搬,不过我可不敢保证,你这箱水果能不能顺利完好无缺地搬到你的车上!这里的地可不太平啊!”
我在一边冷笑道:“怎么个不太平啊?”
其中一个不冷不热地说道:“是地不平,不太平整,不是不太平!”
我哦了一声道:“那谢谢提醒了,阿廖我们走,我倒想看看怎么个不平了!?”
阿廖直接撞开拦在他们身前的两个管理员,我和小黑走在阿廖的身后,小黑问我道:“你这是打算大闹水果市场吗?这要是打起来,我一个人可打不过这么多人啊!我刚刚进来的时候,观察了一下,这里面少说有几十号他们的人。”
我淡定地说道:“你怕啥?再多几十号人,你也搞得定!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你就抓住大弟就行!”
小黑切了一声道:“那你们两个自求多福吧!”
我们还没走到门口,就被几个没穿管理制服的人给拦住了,刚刚被阿廖撞开的大汉,指着我们说道:“就是他们不让我们搬货的!”
人群中走出来一个个子不高,但十分健硕的光头汉子,斜眼看着我,问道:“不知道我们这儿的规矩啊?”
我一脸茫然第问道:“什么规矩啊?我就是来买点水果,还有规矩啊?市场条例规范吗?我们也没随地吐痰啊?”
光头冷哼了一声道:“装什么蒜啊?进来的时候,我看着那瘦猴跟着你们的,规矩早就和你们说清楚了吧?故意找茬是吧?”
我哦了一声道:“我就想问问,规矩是谁定的?哪儿工商局定的?”
光头呦呵了一声,嬉笑道:“今天碰上叫板的了?对付你这号人,我们也不是第一次了,规矩你可以不遵守,不过,出点什么意外,我们就不负责了!”说完,向旁边几个人递了个眼神。
那两个被阿廖撞开的人,率先走了过来,挥手就打掉了,阿廖扛在肩膀上的一箱水果,火龙果散落了一地,他们两个还不忘上去踩了两脚,然后笑着对着阿廖说道:“不好意思啊,不小心,一时不小心!”
阿廖上去就揪住了其中一个的衣领说道:“不小心就得赔!”
另一个马上打掉阿廖的手,推了阿廖一下,可惜没推动。
我拦住了阿廖,要挥起的拳头,说道:“算了,当喂狗了!”
阿廖哼了一声,踢了一下箱子,和我往外面走。
一群人却拦住了我们的去路,那个光头挖着耳朵,气焰嚣张地说道:“随地乱扔垃圾,罚款500!这可是有明文规定的!”
阿廖辩驳道:“你瞎啊?是我们乱扔的吗?明明是你们的人给我打掉的,我会不会把自己用钱买回来的水果,往地上扔啊?”
光头眼皮都不抬地说道:“我没看见!”然后大声地问身边的人:“你们看到了吗?”
他身边的人一起回答道:“看见了,他扔的!”然后一起指向阿廖。
阿廖怒不可遏道:“成心讹我是吧?这钱我要不我给呢?”
光头撇着嘴道:“那你就给我舔干净了再走!”
我拿起了手机道:“那就等警察来解决吧!”说完,就准备拨110报警。
可一个不小心,手机一下子就被人群中一个小孩子,一把就抢了过去,然后躲在了人群后面,我要冲过去抢回来,被一群人给挡住了。
小孩子瞬间不见踪影了。
光头嚣张地说道:“我都说了,有什么意外我们不负责的!”
我笑了笑,也不往人群里挤了,指着光头说道:“500块钱是吧?我给!发票呢?拿发票来,我就给钱!”
光头摸着自己的光头,笑道:“我们这儿只有收据!先交钱!”
我拿出钱包,刚准备掏钱,又一只小手伸了过来,这次我聪明了,一下子就抓到了那只小手,稍微一用力,就把那只小手的主人给揪了出来,一个年纪在7,8岁上下的小男孩,被我揪了出来,也不害怕,嘴里喊着:“放开我!打人了!”
我手再次加大了力度,小男孩吃痛,满口脏话骂着我,拼命地想挣脱开。
我示威地看着光头,光头根本就视而不见,像是和他一点关系没有。
不过,马上就有几个人冲了过来,推搡着叫我放手。
我没放手,也没后退,而是用另一只手指着那几个人说道:“谁孩子出来认领啊?不承认,我就交给警察!”
几个人都没上来认,小男孩趁我和他们说话的功夫,张嘴就对我的手咬了一口,我吃痛放开了小男孩,他一溜烟儿地跑掉了。
我看了下自己手上的伤,被咬出了一个深深的牙痕,我忍住疼痛,掏出了500块钱,问光头道:“收据呢?我看看!”
光头一脸你自找的表情,懒洋洋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本收据,撕了一张下来,递给我,然后伸手拿了我的500块钱。
我接过收据一看,皱着眉道:“这什么破收据?连个章都没有!”
光头冷笑道:“这就是我们这的收据,爱要不要!”
我冷冷地点了点头道:“好,好,好,算你们狠!”说完,拉住一脸愤慨的阿廖再次往外走。
光头这次倒是没为难我们,只是要后面说着风凉话:“装什么大半蒜啊?还不是孙子一样的滚蛋!”
我和阿廖都没回头,还是继续往外走。
这时后面的人群中,一个声音响起道:“抓住他们,别让他们走,他们录像了!”
我和阿廖飞快地往门口跑去,还是晚了,门被两个管理员直接上了锁。
一群人把我们两个堵在了门口,光头恶狠狠地问道:“交出来吧?”
我啊了一声问道:“交什么啊?钱不是都给你们了?”
光头狠狠地说道:“装什么蒜!手机呢?交出来吧!”
我切了一声道:“你是真TM的瞎啊!手机刚刚不是被你们给抢走了!”
光头一想也对啊,犹豫地望向后面,后面一个山羊胡的男人,走了过来,骂道:“傻X!是他们的人,不是他们!”
光头被骂得不爽,不悦地反问道:“那抓他们有什么用啊?”
山羊胡叹气道:“他的人没抓到,不抓他,人不都跑了!抓了他,他的人自然就会回来的!抓到弟哥那儿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