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xmmu精品都市异能 黎明之劍 txt-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奧古雷的高山熱推-1ew1l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
洛伦大陆西部,先祖之峰高耸在大地上。
这巍峨的高山如昂首怒视苍穹的巨兽般伫立在奥古雷部族国的腹地,作为山峰的“獠牙”一直刺入云端。它的三条支脉分别延伸向兽人、人类以及灰精灵的领地,而它巍峨庞大的山体本身则是灵族与妖精世代生存的家园——对每一个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人而言,这座高山都有着极为特殊的含义,也是因此,奥古雷部族国的各个城邦在决定成为一个联合体的时候,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在先祖之峰的山脚下筑起他们共认的首都:圣盔城。
在奥古雷部族国,五个主要种族通常都是独立管理内部事务,多族共存的几座城市则如同独立城邦般自行运转,但如果有涉及到整个部族国的大事,“五王”们便会聚集在圣盔城中,共同商讨这片土地的未来。
圣盔城中央,城市最高的圆顶大厅内,人类、灰精灵、灵族、妖精与兽人各自的首领正聚集在一张圆桌旁,讨论着几件重要的事情,灰精灵的首领雯娜·白芷位列其中,此刻却有点神游天外。她的目光越过了坐在自己对面的、身材格外高大的兽人首领卡米拉女士,越过了大厅尽头的开放式露台,一直落到城市背景中的先祖之峰上——那座山峰高高地耸立在圣盔城旁边,此刻正有淡金色的晚霞照耀在它表面,整座山都迎着夕阳,显得光辉灿烂。
雯娜就这样坐在特制的高脚椅上,发了很长时间的呆,直到坐在她旁边的威克里夫出声将她从神游天外的状态叫回来:“雯娜,雯娜——别发呆了。”
灰精灵族长激灵一下子醒过来,先是下意识地看了身旁刚刚把自己叫醒的人类首领一眼——这位留着银色短发的中年男人脸上总是带着笑,这时候也不例外——随后她又看向圆桌周围的另外几个位置。
身材高大、带着猫科动物特征的卡米拉女士正坐在对面,她有些不满地皱起了眉头;灵族首领斯度尔坐在卡米拉旁边,这个有着淡蓝色皮肤的男“人”脸上总是带着沉思般的表情,外人很难看明白他当前的情绪;斯度尔对面则是妖精的首领史黛拉,这位小巧的女士坐在她钟爱的高背椅上,高背椅放在一摞书上,书放在一个小板凳上,小板凳放在桌子上——这一大摞东西让她成了现场位置最高的人,但这丝毫不能增加她的威严。
“啊——”雯娜终于彻底回神了,她眨眨眼,“该我发言了?我们讨论到哪了?”
“雯娜,在重要会议上走神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卡米拉叹了口气,声音中带着很好听的沙哑质感,作为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以及性格豪爽的兽人,她一向不介意在正式且非公开的场合下批评雯娜·白芷的缺点,“我们在讨论的事情关乎到整个部族国的未来。”
“当然,当然,我知道——我只是觉得这件事本身并不需要讨论这么长时间,”雯娜连连点头,“关于塞西尔皇帝的那份‘邀请’——我们并无拒绝的理由。不论从政治上还是经济上,加入这个新联盟的好处都大过风险……”
“关于这一点事实上我们刚才已经达成共识了——就在你走神欣赏风景的时候,”威克里夫脸上带着笑容,“我们正在讨论的是另一件事,根据塞西尔皇帝在信中提到的那个构想,史黛拉刚才提出了一个非常有建设性的意见……”
雯娜顿时睁大了眼睛,她下意识地看向史黛拉的方向,看到那位巴掌大的女士正站在她作为“御座”的那一摞书上,插着腰露出了非常得意的模样,这让她顿时隐隐感觉不妙:“史黛拉的意见?而且你们还在认真讨论?”
“雯娜,你的话语中带着成见,”斯度尔开口了,语气中带着一种颇具神秘感的低沉缓慢,“你应该先听听这个‘意见’的内容。”
“好吧,我在听,”雯娜看向斯度尔,“具体是怎样?”
“奥古雷部族国有着和其他国度截然不同的秩序,大陆各国皆知我们是五王共治,”斯度尔低沉说道,“因此史黛拉建议我们按照五个‘王室’派五个代表前往那座白银哨站,就跟塞西尔皇帝说奥古雷部族国的政治结构便是如此松散——如果成功,那我们将来就有五票了。”
虽然心中已经猜测过这个“建设性的意见”到底是什么内容,可斯度尔说出来的东西仍然超过了雯娜的想象,她不禁带着钦佩看了史黛拉一眼,随后眼神怪异地看向其他人:“……所以你们的意见呢?”
“我们已经投完票了,就等你的看法,”威克里夫说道,“我个人其实认为这个建议非常有吸引力,但我的理智不允许自己凭喜好做事,所以我投了反对票。”
“我也反对,”斯度尔摇摇头,“这是胡闹,甚至有损于部族国的颜面和威信。”
卡米拉摆摆手:“我没想那么多,我就是觉得太蠢了,所以反对。”
“那不就得了,”雯娜摊开手,“我也反对——理由是你们三个的加起来。”
接着她看向史黛拉的方向:“好了,除你之外全员反对,我们可以进入下一个话题了。”
史黛拉顿时沮丧地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似乎还顺便嘟囔了几句,然而现场的人对此早已见怪不怪,他们相信这位乐观的妖精首领会在下一个话题开始之前便重新振作起来。
“我们最后讨论一下那座‘魔网枢纽’的事吧,”威克里夫看了一眼手中的会议安排,目光落在斯度尔、卡米拉和史黛拉身上,“首先,我很高兴我们在上个月最终达成共识,通过了在先祖之峰架设魔网总枢纽的方案,而现在我们已经成功设立了一套临时的验证装置,但截至到上周,这套装置一直……有些问题。”
“问题大了,”史黛拉果然已经振作起来,她站起身,发出急促而清脆的嗓音,“本来那套测试用的魔能方尖碑在山脚下工作还很正常,但只要运到山顶,干扰立刻就大了起来——魔力传输虽然不成问题,但信号里面满是杂波。我们的学者已经研究了好几天,目前的结论是干扰来自外界,和方尖碑本身的结构或故障无关……”
“有迷信的山民认为是先祖之峰中沉睡的灵魂们在方尖碑的水晶中吵闹,因为方尖碑惊扰了他们的安眠,”斯度尔沉声说道,“所以现在除了从技术手段上解决问题之外,我们还在分出精力去安抚山民们的不安。”
“其实我之前想了个好主意的,”史黛拉挥舞着胳膊,“我们就顺着说魔能方尖碑可以跟先祖之灵们沟通,这东西盖好之后能用来和祖先们聊天,说不定山民反而就支持了呢……结果你们还是全员反对。”
雯娜·白芷忍不住叹了口气,威克里夫则捂着额头嘀咕起来:“史黛拉每次提的意见还真是见鬼一般的有吸引力……投反对票简直是一种挑战……”
“我深有同感,”雯娜看了威克里夫一眼,接着目光回到了史黛拉身上,“总之,我们还是先想办法解决那些干扰吧。为了启动在先祖之峰上的工程,我们已经预先投入了很多成本,这件事是一定会推动下去的。理论上,先祖之峰有着国内最优秀的先天条件:海拔够高,大气澄净,魔力环境稳定,不管怎么看都不应该有这种干扰出现……这个现象,值得深入钻研。”
“当然,当然,我们会做的,”史黛拉飞快地说道,“我们会好好研究研究——但也可能研究不出什么来。我会在本周内安排学者们收集一下山腰和另外几座山头上的干扰数据,如果还没有头绪,我们恐怕就不得不向塞西尔的技术专家们求援了。”
这一次,妖精女士的意见终于得到了大家的支持……
……
会议结束了,部族首领们开始各自离开。
一尊巨大的魔像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入大厅,它用灵巧的手臂托起了圆桌上的小板凳,史黛拉则轻巧地在几次跳跃之后坐在魔像的脖子旁边,她对其他几人摆摆手,很快便指挥着魔像离开了大厅,卡米拉则看着那魔像沉重的身躯背影忍不住摇起头来:“我们真应该禁止她把魔像带到议事厅……这里的地面每年都要修复一遍。”
说完这句话,这位兽人领袖便对雯娜道了别,摇着头离开了,随后离开的是灵族的首领斯度尔——在大部分随从也跟着撤离之后,偌大的议事厅中只剩下了雯娜·白芷,以及人类的首领威克里夫两人。
雯娜活动了一下因为久坐而有些僵硬的肩颈,转身扶住高脚椅旁边搭着的小梯子,顺着梯子下到了地面,她仰头看向身材高大的威克里夫,好奇地问了一句:“你不走么?”
银发的威克里夫带着一丝微笑,不紧不慢地走到了附近的阳台前,眺望着城市和高山的方向:“难得有这么片刻清闲,我得把自己远离文件的时间尽可能延长一点点。”
雯娜撇撇嘴,也迈步来到了阳台前,她顺着威克里夫的视线看向远方,看到古老的圣盔城正沐浴在黄昏的天光下,远方的先祖之峰反射着橘红色的光线,这一幕她其实并不陌生——在作为灰精灵领袖的这些年里,她时常来到圣盔城的议事大厅,类似的风景她已经看了很多遍。
“真是一座宏伟的城市,”她忍不住轻声说道,“新时代来了……不知道这里的风景会不会也跟着改变,就像风歌城或者白羽港那样。”
“没有一成不变的事物,”威克里夫笑着说道,“圣盔城被很多人视作古老和传统的象征,但若是追溯历史,它本身不也是一场变革的产物么?”
雯娜·白芷眨眨眼,突然忍不住笑了起来:“说的也是。”
作为这片土地的统治者之一,她当然很清楚圣盔城的由来:
这座伟大的城市坐落在先祖之峰的山脚,由五王议会共同治理,从风格上,它有着在整个大陆都独具一格的特点:建筑物具有古代刚铎风格的刚硬笔直线条和宏伟大气的外观,同时又兼具遥远西方矮人国度的厚重和实用风范,尽管这片土地从历史上应该是灰精灵、兽人、灵族与妖精四个种族的家园,然而这座城市却糅合了古代刚铎帝国和矮人王国的风格,这独特的一点自然和圣盔城的历史有关——
圣盔城始筑于七百多年前,当时古代刚铎帝国崩溃,遗民四散逃亡,其中向着大陆西部转移的开拓者们跨过了古帝国边境的裂谷与群山,踏进了奥古雷古老神秘的土地。当时这片土地上的几个主要种族还未形成日后的“部族国”,而是以部落联盟的形式松散存在,突然从人类帝国迁徙至此的人类对这片土地上的原住民而言是一次极具冲击性的事件,在一番接触和斡旋之后,这里的原住民终于决定接纳这些来自刚铎帝国的难民,而后者也选择用自己的方式报答这份恩情。
除了一些来自刚铎帝国的知识(魔潮之后仍然可用的部分)和财宝之外,西进开拓者们对原住民最大的报答便是这座“圣盔城”。
他们倾尽流亡之旅携带的资财,发挥来自刚铎帝国的、远比当地先进的建筑和规划知识,又利用刚铎时期的一份古老契约邀请来了大陆西部的矮人工匠,前后耗费十年在先祖之峰脚下筑起了这座城,随后自己只占城中五分之一,而把五分之四的城市送给了另外四族。
与此同时,刚铎人所带来的新知识、新思想也是促使奥古雷大地上的各个部落改变传统格局,成立起联系较为紧密的“部族国”的重要原因。
因此才会有威克里夫那句话:圣盔城本身便是一场变革的产物。
姑且不论当时那些面对变化的先人们对此有什么看法,作为后人,仅从历史角度来看,雯娜必须承认正是这些变化塑造出了如今这个远比昔日更加强盛、更加团结的国家。
而今天,新的变化再次叩响了奥古雷群山的大门——这一次的变化却仍然由人类带来。
人类的创造力……还真是不可思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