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6jck引人入胜的小說 諸天福運 我叫排雲掌-第四百二十六章 熟悉的信使鑒賞-08plc

諸天福運
小說推薦諸天福運
随着宣和四年到来,天下的局势风云变幻……
辽国真的快完了,堂堂辽国皇帝,竟然被金国逼到大沙漠里吃沙子,和各大重镇彻底失去联系。
然后,整个辽国沸腾,各大重镇都有皇室族人出面自立,一下子出现了好几个互不承认的政权,乱成了一锅粥。
这时候,绝对是大怂收复燕云十六州的绝佳机会。
当今官家一点都没客气,直接抽调征讨江南方腊叛军的西军主力,开启了征辽的最后准备。
童贯不得不‘忍痛’离开江南花花世界,率领损失不小的西军主力抵达汴梁一带,准备联合汴梁禁军收复燕云十六州。
咳咳,大怂已经暗地里和金国有了盟约,共同讨伐辽国。
眼下金国势如破竹,几乎快要打到辽国靠近大怂的边境,要是再不及时出兵,燕云十六州会落入谁家之手都说不定。
金国的攻势那么雄壮,打得辽国几乎要亡国,要说大怂君臣心中没点畏惧怎么可能?
若是叫金国率先攻下燕云十六州,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于是,不管童贯如何作想,西军将士如何不甘,最后只能顿兵钱塘城外转身离去。
是的,和正常历史不同,和水浒原著也不相同的事,方腊部占据的钱塘城并没有被官军拿下。
当然,以眼下局势而言也只是暂时而已。
方腊部叛军根本就顶不住梁山大军的迅猛攻势,作为江南核心要地的钱塘迟早都要被破。
到时候,江南之地无数大户人家,有钱商户聚拢的海量钱财,都将任由官军予取予求。
还有方腊叛军收刮的粮草军械,以及金银珠宝,还有海量铜钱都将成为战利品。
更有平叛大功唾手可得,简直不要太美妙。
结果朝廷一纸调令,差点引得顿兵钱塘城外的西军主力哗变,好不容易才安抚下来依依不舍离开,将钱塘这么块大肥肉让给梁山大军。
为了平息童贯,还有西军将士不满,宋江不顾鲁智深的强烈不满,强行从后营划拨一半物资,交给了离开的童贯和西军将士。
至于有没有效果,谁也不知道。
……
江南前线发生的事情,坐镇梁山本寨的柴大官人虽然都知晓,却没怎么在意。
此时,整个梁山本寨,以及依附于本寨的乡村,在宣和三年喜获丰收,粮食产量大为提高,其余工坊商铺以及农林渔牧等等方面的收入,都有了惊人的提高。
整个本寨控制区域一派喜气洋洋的氛围,百姓们关心的是收成和收入,还有自家子弟在学堂的表现,以及本寨的一切变化,至于外头的风云根本就毫不在意。
若非本寨通过学堂黑板报的方式,不时通传一下外界发生的大事要事,通过学生之后传回家里,这才叫依附于本寨的百姓对外头的情况稍稍有所了解,怕是宋江这个梁山大首领都要被彻底遗忘。
没办法,除了收入大增之外,本寨还召集一干村子举办了各种各样丰富多彩的娱乐活动,有这时代最时兴的蹴鞠和相扑,还有其他一些或竞技或益智类活动,把百姓们的心思牢牢吸引,梁山大军在江南的战事真的不值得重视。
对此,柴大官人没有引导的意思,顺其自然就好,他没有替宋江免费杨名的觉悟。
……
这日,正在本寨坐镇的柴大官人,突然接到迎客头领朱贵传信,有汴梁城的贵客到了,想要求见大官人。
汴梁城?贵人?
接到传信,柴大官人忍不住轻笑出声,冲着传信将士道:“去,跟朱头领说一声,就说某没兴趣见什么贵客!”
朱贵脑子进水了吧?
汴梁来的又如何,不报姓名身份就不用客气。
什么狗屁的贵客,就是道君皇帝来了,也别指望他会有多重视,此时的梁山本寨有这样的底气。
一个江南方腊,就能叫大怂最能打的精锐西军主力无可奈何,本寨的战力绝对在方腊部之上,这就是底气。
也就是柴大官人没多少心思主动针对大怂,不然此时大怂怕是已经易主了。
只要梁山有十位星光淬体的强者,就足以横行天下,将大怂的官军打得鬼哭狼嚎彻底崩溃。
连所谓精锐西军都那鸟样,还指望怂军能有多少战斗力?
眼下并非乱世,大怂朝廷的统治根基虽然已经彻底动摇,可还没到墙倒众人推的地步。
主动挑起战乱,很可能和水浒世界产生极大的因果纠缠。
在这个天地灵气比较活跃,能够运使部分法术神通的世界,谁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柴大官人识海中的福运宝塔,前三层已经被气运填满,正在缓慢填充第四层,他可不想出现意外状况影响吸纳气运。
再说了,单单已经小成的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星观想法,就是他来到水浒世界最好的收获。
若非还想借助梁山好汉的星命继续修炼提升,怕是此时已经主动返回主世界了。
要是能够成为中原之主自然最好,不过他不想主动破坏天下秩序,若是天下大乱的话自然也没有客气的道理。
所以,别看柴大官人窝在梁山本寨游手好闲,他一边默默积蓄实力,一边也是在等待天下大乱的时机。
有些虚伪,却也是最符合他自身利益的做法……
另一边,水泊边迎客的酒店,朱贵接到传信将士的传话,一时好不尴尬。
他没想到,柴大官人竟然如此托大,连汴梁来的贵客都不在意,这不是给本寨树敌么?
“怎么,大官人不想见闻某?”
坐在旁边,气度不凡的中年轻笑道:“要不,还是把闻某的来意告知大官人,或许大官人会有别的想法?”
“如此也好!”
朱贵尴尬点头,又招来店里小二,如此这般这般吩咐一通,这才通过酒店后面隐蔽的水道,搭乘快船赶赴本寨。
这时候,他也反应过来了,暗道自己糊涂。
自己认为的贵客,在柴大官人眼中可不一定是。
好在来自汴梁的闻先生并没有责怪的意思,倒是拉这他问东问西,显然对周围的环境十分好奇。
这叫朱贵暗暗松了口气,对眼前中年儒生的观感更佳,所以对于对方的问题几乎有问必答。
“只是过去了一年多时间,水泊附近的变化很大啊!”
“这是自然,大官人主导的乡村改造计划已经出了成果,起码周围乡村都差不多改造完成!”
“哦,看来闻某错过了许多精彩啊,能不能说说这个乡村改造计划,究竟如何改造法?”
“哈哈,这又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先生既然想听,某自然有什么就说什么了!”
“那就好,说实话看到附近崭新的村子,还有喧嚣热闹的环境,闻某确实有些吃惊!”
“哈哈,连闻先生都感到吃惊,显然大官人主导的乡村改造计划,应该算是成功了!”
朱贵满脸红光,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缓声将大官人的举措,还有本寨的行动,以及附近村庄的变化,语气轻松述说一通,不时引得中年儒生露出惊讶之色。
中午,闻先生就在朱贵的陪伴下,吃了一顿梁山特色风味饭食,开口连连称赞。
等到回本寨传信的小二回来,时间已经到了下午。
“头领,大官人让我带着闻先生前往本寨!”
“难道就没有头领过来迎接么?”
朱贵眉头一跳,语气有些不满道:“大官人难道就没有其他吩咐?”
“没有!”
小二的回答干脆利落,摇头道:“大官人没有其他吩咐!”
“不打紧,闻某确实算不得什么,大官人不在意也很正常!”
闻姓中年儒生开口笑道:“朱贵兄弟也不用如此,闻某这就跟着小兄弟前往本寨!”
“那先生走好!”
朱贵无奈,他觉得大官人太过托大,再怎么说闻先生也是代表的汴梁顶级权贵,不说如何看重起码也不能轻易得罪啊。
他这是迎来送往习惯了,加上梁山已经接受招安,下意识把自身当做了官面上的存在,这才感觉柴大官人处事不妥。
朱贵哪里知晓柴大官人的心思?
他还是按照经验习惯,判断来人的重要与否,完全不清楚柴大官人并不是很待见汴梁的顶尖权贵。
不管怎么说,他还是答应见闻先生一面……
当闻先生踏上梁山本寨的土地,同样被本寨的巨大变化惊住,这里就是一个纯粹的大兵营。
见到柴大官人的时候,闻先生直言不讳道:“纵观梁山本寨的布置,实力相当惊人啊!”
柴大官人不置可否,语气可不这么友善,讥讽道:“当初先生帮着梁山和汴梁沟通招安之事,先生借机一去不复返,怎么现在成了童贯的门客?”
闻姓中年儒生,就是当初跟随高俅征讨梁山被俘虏的闻唤章,水浒原著吹嘘有经天纬地之才的存在。
这厮也是个能屈能伸的,当初被俘虏的时候表现得十分乖顺,替梁山出谋划策很是的力,可等机会一到立即跑路丝毫都没有留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