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dwhz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討論-第二百五十一章:入座鑒賞-7w6e3

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小說推薦沒錢上大學的我只能去屠龍了
“卡塞儿学院?那不就是林年正在读的学校?”
“卡塞尔,卡塞尔,卡塞尔,别读错师兄的大学名字好?”
“我的,妈蛋,就是刚才被路明非那小子给带歪了。”那人怒视桌上衰仔。
“喔喔,我的,我的…”路明非一叠声抱歉,心里腹诽好人争理,坏人争嘴,不跟你一般见识。
“不,我只是有入学意向罢了,能不能考进那所学院现在还不清楚。”楚子航说。
“要是有楚师兄都考不进的学校,不超过两年那学校就得倒闭了——国企高管都没这么高的门槛!”徐岩岩吹捧道。
“既然准备报考,那肯定就考得上了啊,还不是师兄的大学了,我先祝贺楚师兄大学生活愉快啊,以后发达了记得回母校看看大家,帮助带动本地产业发展…”仕兰混了两年高中,什么没学会,客套话却是学了个半精,桌上有油嘴滑舌的男生立刻见机将气氛重新带热了起来,沉默了老一会儿的包厢顿时又热闹起来了。
大家都起身,向楚子航举杯,杯里倒的是茶水,以茶代酒倒也弄得热闹非凡,楚子航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应对这一幕,只能面无表情地坐在原地同样一杯茶水入肚。
苦荞不带酒精,但有了这次敬酒,气氛明显缓和了许多,如果说之前的楚子航是高高在上的传说,那么现在卡塞尔学院就作为一道桥梁,将他们这边的林年和传说之上的楚子航给连接在了一起,好似顺着桥面往上爬他们也能跟楚子航熟络了起来…
“楚师兄准备拿卡塞尔学院多少奖学金啊?”徐淼淼嘿嘿笑着问。
“土狗,楚师兄是那种在乎奖学金的人吗?上卡塞尔学院是看得起他们,别说什么艺体加分课了,楚师兄硬考都能考上他们学校!”
吸血鬼夜晚 尋亡
“话又说回来,楚师兄考托福了吗?成绩怎么样?”
“考了,成绩还行。”
盲僧縱橫錄
“师兄,到底考了多少,说出来让我们对托福死心吧…”
“110…”
此爱不售:妖孽小子,快站住 风砂沫
————
MC大陆被遗忘的事情 猎狗Dogs
肃然起敬,举杯敬茶之间满桌的钦佩之色烫进了茶水里一同吞进肚子,带着茶水的温热呼出一片牛逼声不绝于耳。
坐在桌边的赵孟华表情有些不对劲,但还是什么都没说,只能闷闷地喝茶似乎有些难过,一旁的路明非看见赵兄如此也是感慨良多,心想终归一山还比一山高,孟华兄不是你不行,只是奈何今天这位阶级敌人实在又高又硬根本没法比啊…
如果说在这之前桌上的台风眼是赵孟华,一切的话题都是由他而起,衬托他的光伟牛逼而卷的,那么现在台风眼就已经移到了对面的楚子航身上了,八级风力转为十二级,吹捧之声摧枯拉朽以之势击溃着他的信心。
鬼宅阴夫
不丢人,孟华兄,真不丢人,毕竟这种情况下的楚子航挖个鼻孔也是充满人格魅力的。
路明非很想拍赵孟华的肩膀两下,但中间隔了个陈雯雯,贸然从后面伸手过去有些在偷抱女孩的意思,他脸皮薄没敢把想法付之于行动。
“国内大学其实都很好的,如果没有硬性需求没有必要托福出国,国外的环境比国内恶劣很多,你们高二其实还不急,等高三正式高考在国内的大学进修读研成就不必去国外差多少。”楚子航想了想还是说了这么一席话,又看向身边的柳淼淼,“我记得你在晚会上表演过钢琴。”
总裁帮我上头条
“是…是的…”柳淼淼身子一震,是个人都能看出她漂亮的脸蛋绷得有些紧张,但还是尽可能地把话说明白了。
“月光三。”楚子航点头,他对于自己看过,有记忆的东西向来过目不忘,“春节晚会上,你排在我的后面。”
“师兄你还记得啊?”柳淼淼眼睛亮了了亮,白衫下的胸口微微有些起伏,像是里面装着小青蛙,才刚入夏就已经一片蛙鸣了,不安分地蹦蹦跳跳的。
“音色干净很紧凑有自己的理解,减弱到渐强处理得也很好,错音部分不影响整体但还可以继续改进。”楚子航面色平静地完全按照自己的记忆进行了中肯的点评,没看见身旁的女孩眼里快开出花儿来了,“挺建议你在国内考不错的艺校,譬如央音和中音,现在培训明年就可以去校考,这样比出国会好很多。”
“不愧是师兄,这气度和眼界,才艺双绝还那么爱国…无懈可击啊!不说了,我先走一个。”
又是一轮茶水入肚,换酒的话估计这顿饭还没开吃,桌下就趴一堆了。
元素帝国 潘多吃
“楚师兄也懂钢琴吗?”柳淼淼记住了楚子航的话小声问。
“懂一点。”楚子航迟疑了一下,“是从林年那儿知道的。”
“林年会弹钢琴?我怎么不知道?”偷吃桌上瓜子糖果的路明非下意识开口。
億萬獨寵:少主的私藏新娘
“你是…路明非?”楚子航看向路明非居然叫出了他的名字,这让桌上的每个人都怔了一下,包括路明非自己,从进门后楚子航就从未叫过除了林年以外任何的名字,可没想到能被他记住的除了林年之外第一个居然是路明非。
“楚师兄认得我啊…”路明非感觉针扎一样的视线聚集在了身上,不自觉地扭动了一下身子,但发现一旁的陈雯雯也高看自己一眼时,不由地再度把腰板打直了…原来蔫豆苗也有春天啊!
“林年经常提到你,说你游戏打得不错反应和速度很快,很有天赋。”楚子航说,“他建议你往电竞的路上靠一靠,说不定以后能拿冠军。”
“他真这么说吗?”路明非怔了一下垂了垂头,不想让人看出他脸上浮现起的那一丝小触动。
同样的话,在不同人的嘴里说出来的感觉是不同的,被朋友承认和被校园风云人物之首的扛把子承认是不一样性质的事情,无端的桌上别人看路明非的眼神也变了许多,尽管很微小,但对于衰仔来说却意义重大。
極品鑒寶王
“师兄是从林年那儿知道了卡塞尔学院的情况,才想要入读那所大学的吗?”坐在楚子航身边的苏晓樯终于开口说话了。
“不…差不多吧。”楚子航正想否决,但顿了一下还是就这么承认了,毕竟只是一群陌生人偶然聚在一起时的闲聊而已,有些无关紧要的细节没必要说得太清楚。
“请问师兄能告诉我申请那所学院的条件吗?”苏晓樯认真地问。
楚子航正想拒绝,可转头看向苏晓樯后又把到嘴边的话默默吞了回去,他却兀然发现这个女孩和曾经镜子里的自己一样,眼里有着一些为之执着的东西。
虽然他不知道这个女孩在追求什么,但他还不愿意就这么敷衍她,即使答案对她来说虚无缥缈…他总愿意给人希望,尽管结局直到最后不遂人意,重要的永远是过程,她追一个男孩不过追了一年,对她来说时间还早,青春还有。
八十二路妖法
她其实跟楚子航在某种地方是一样的人,对人对事都有着一样的态度。
他们这些人做一件事情,一次不够就两次,一天不行就两天,一个星期,一个月,一年,三年,十年,乃至一辈子,没有把时间用干净就不配说无缘,直到倒进坟墓里要洒上棺盖上的那捧泥土之前,才有资格用最后一口气说这辈子无缘无分。
他们没死,还有口气,就能尝试,就还有机会,
毕竟人这种东西,可以死在结局里,但一定不能死在路上。
“林年知道入学的条件,这次我来也是准备问他具体情况的,如果你执意要申请的话可以等他来后再问他。”楚子航轻声说。
苏晓樯低了低头眼中流露出一抹失望,但立刻就抬头重整信心起来了,坐在她身边的路明非没说什么,但心里还是一个劲的叹气。
桌上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到了,在楚子航走进包厢后唯一宠辱不惊的就只有小天女了…不是故作矜持,而是每个看起来不像谈恋爱的人,心里都装着一个不可能的人而已…
“小天女的话想读那所大学的话也一定能行吧?国外的大学都很势利眼的,成绩不行砸钱就是了,美其名曰赞助费,小天女你不如舍得一点上任鹅城买个官做…”路明非终于开始白烂起来了,转头看着苏晓樯眉毛抖了抖莫名显得有些贱格…
“谁成绩不行了。”苏晓樯瞪了他一眼,似乎这家伙又精准踩雷了,不过倒也是,在班上小天女虽然成绩不算拔尖的,但脑袋够用又请得起私教的缘故,就算天天带着闺蜜团小跟班儿们逛街也能跟得上进度,但很显然要达到楚子航…不,就算想达到赵孟华和陈雯雯的水准也有些困难。
不过话粗理不粗,路明非的话倒也是大实话,国外的不少大学除了公立以外,私立的都是会接受来自国外学生家庭的赞助费的,只要赞助费到位了,不太优秀的学生作为名誉学员招收进来,每年学费翻倍就能轻松入读了,而且还读的会比一般学生滋润。
凭借小天女殷实的家境砸个私立大学的名誉学员出来想来不是什么问题…只是砸钱也得找到门儿,跟楚子航一样苏晓樯这半年以来也在为卡塞尔学院奔波,只是奈何她作为女孩的圈子有限,社交经验也匮乏,得到的情报比楚子航来要少的很多,对这所学院的了解贫乏到只能找到它公开的校园首页除此之外再无其他情报。
“砸卡塞尔学院的钱还不如砸我有效,正好最近我也在打暑假工。”有人打趣说道。
楚子航身边的椅子被拉开,穿着白T恤头发湿漉漉的男孩坐进了桌里,所有人看着他都愣住了,因为没有人听见开门声,但他就这么出现了,自然而然地坐进了座位。
“在门外听了一会儿,免得打断了你们的话题。”男孩把随身的长箱子踢在了桌下踩着垫脚,背靠在椅子上深呼了口气,环视一圈扫过了桌上每一个人呆愣的脸庞,笑了笑说,“各位,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楚子航也说。
这次换苏晓樯“噌”一下站起来了…连带着站起来的还有一旁的路明非。
“林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