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qfjk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北朝求生實錄-第1050章 沒有困難,創造困難也要上-rdhu4

北朝求生實錄
小說推薦北朝求生實錄
“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
韦孝宽的话让宇文邕愣住了。
创造机会?如果机会是那么好创造的,那就不会有“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这句话了。没有时机,你做什么都做不成的。
“勋国公,此话怎讲?”宇文邕沉声问道。
“长安城的某一个地方,有个可以利用的人。这个人陛下要是用得好的话,那么也是可以打开缺口的。”
韦孝宽慢悠悠的说道。
“你是说……高演?”
没错,高演和高延宗等人逃出晋阳之后,流落草原,正好被横扫晋阳以北的周军逮到,带回了长安。
现在被秘密安置在长安西城的某个地方。
这张王牌,宇文邕自己都忘记了,可是韦孝宽却记得清清楚楚。
“高演,会跟我们合作么?”
宇文邕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要知道,高演可是娄昭君嫡子,分量不是一般的重。对于高演来说,北齐就像是自家的田地,邺城就是自家的后院,皇宫就是自家的房间。
现在带着外人来颠覆北齐……说真的,跟认贼作父也差不了多远了。
“他还有选择么?我们只是借着高演的旗号,又不需要他去做什么?陛下想得有些差了。”
这倒也是。
本来就是冲着妹子的身子去的,当然是怎么爽怎么玩就行了,根本不需要考虑处朋友跟结婚的事情,俗称:耍流氓。
宇文邕就是要对高演耍流氓,那么对方还能怎么样呢?
好像并不能怎么样。
斷龍臺
“如此甚好。”宇文邕满意的点点头,像韦孝宽这种,才是当大臣的料,宇文宪那算是啥?纯粹让自己不自在。
“只是,此事要如何操作为好?”
想想进攻洛阳的难度,宇文邕的眉头又皱了起来,说不担心,那是假的。周国本来从南梁手里夺得了荆襄与蜀地。
结果几番折腾,荆襄丢了,后面还丢了南阳!
实在是不能再受到重大打击了。
“此事交给微臣来办就好了。春耕在即,齐国人力远胜我国,趁着春耕出击,我方遭受的损失一定远远多于对方。
所以陛下也不必想着几天之内就把事情定下来。一切等春耕结束再说,等进入农闲状态的时候,相信陛下所期待的机会,也就到来了。”
韦孝宽自信满满的说道。
他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宇文邕自然是没有其他的好说了。他站起身,满意的点点头对韦孝宽说道:“勋国公乃是国之柱石,伐齐的事情,就交给勋国公了。有你在,朕自然可以把精力放在政务上。告辞,不必远送。”
等宇文邕离开后,韦孝宽才微微有些焦虑的在书房里来回走动,似乎遇到些许难题,并非如刚才看起来那样自信满满。
————
大师救命 辰机唐红豆
“陛下性子还是太急了啊,齐王也是,道理是那么个道理,可你也不能直接说啊。”
韦孝宽隐约看到了宇文邕和宇文宪之间的关系,在突厥公主来了以后,有了一个质的改变。
或许是宇文宪触碰了宇文邕的底线,又或许是木杆可汗的二桃杀三士的计谋成功了,总之,这两位异母兄弟,彼此之间的裂痕,似乎外人都能察觉了。
这对于目前的周国来说,绝对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对于韦孝宽或者京兆韦氏来说,却又不一定是一件坏事。
事物的两面,常常就是这样奇怪。如果宇文邕猜忌宇文宪,那么韦孝宽可以获得的权力,将会更大!也会更加得到宇文邕的依仗,因为宇文邕总要依靠亲信去统领军队的!
“高伯逸,应该已经解决了晋阳的事情了。”
韦孝宽喃喃自语的说道。
温宠入骨:娇妻在上 凉冰冰
他思虑片刻,便叫来亲随,然后两人悄悄的出了门。
……
弘农城,原本在汉末就已经荒废,曹魏时期就形同虚设,原因无他,弘农这里原本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弘农河,后来东汉末年的时候,弘农河干了。
于是这座城池就无法在战乱中恢复了。
农门娇宠:夫君,榻上欢
而弘农城再次出现的时候,是以军事要塞的面貌出现的,王思政给了它第二次生命,直到现在。
弘农城存在的意义,在于给后方的潼关以预警!别看这一点点小缓冲,足以改变两国在此地对峙的战略态势。
若是只守潼关,则是被动挨打。若是弘农一起守,那就叫“弹性防御”,把北齐的战线压制在了洛阳以北的“河阳三镇”。
所以,在洛阳这条线上,北周的最前沿,就是弘农城。这座城,依山而建,相当于半截都镶嵌在山里面一样。
凤飞九天 酌墨
两国交兵,这条路线也一直没什么商贾,因此不打仗的时候,都可以说是人迹罕至。然而,此时此刻,弘农城城墙上的卫兵,却发现有一个穿着布衣的中年男子,缓缓朝着城门方向走来。
他没有带兵戈,没有穿盔甲,甚至连一副弓弩也没有,仅仅就是背着个简单的包袱。
“城下何人?”
值守的卫兵大声喊道,看起来,他们并不紧张。因为哪怕再厉害,城下的也只有一个人。
都市极品杀手 子和
“我要见你们的守将!”
城下的中年人扯着嗓子喊道。
重生之庶女嫡妻 桔子皮
本来想怼城下之人几句,忽然想起来城下之人会不会是齐国什么厉害人物来投诚,于是城门守将高声喊道:“你稍等片刻。”
他急急忙忙的去另外一面城头的签押房里找到弘农城的守将苏椿,这厮还在慢悠悠的反复查看长安送来的公函,似乎并没有太急的事情要忙的样子。
馭獸狂妃:妖皇,乖點嘛 筱憶
“苏将军,城下来了个奇怪的人。”
守将拱手对苏椿行礼道。
瞧这话说得多没水平啊,什么叫“奇怪的人”呢?
浪子人生
苏椿不满的皱了下眉头,不过他乃是书香门第出身,一向脾气甚好。他带着威严轻声道:“带我去看看。”
两人从城墙上一路过来,就看到城下那位穿着布衣的中年人还在,样子颇有些漫不经心。
“城下何人,来弘农城所谓何事?”
苏椿扯着嗓子喊道。
“你还不配知道。”
城下之人的声音不是特别大,但语气却让脾气甚好的苏椿气得想杀人。
不过,作为老江湖的他,知道一个很浅显的道理。
如果你看到有个人很嚣张,而且他还活得好好的,甚至活到了一把年纪。那么这就说明,此人有嚣张的资本,你不要没事去撩拨他。
“来人,放下吊篮,将城下之人吊到城墙上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