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kfg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傳奇藥農 愛下-第九百九十章 神主麾下有鐮魔讀書-48qj3

傳奇藥農
小說推薦傳奇藥農
太好了,自己真的恢复了!
乔晨儿满心欢喜,但她很快便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可没穿衣服啊。
好在郑秋和宇轰两个男人依然蒙着眼睛,她赶紧抓住这空隙,把那件旧旧的粗麻布袍子穿好。
谷雅坐在墙角看着这一切,嘟起嘴巴嘟囔了几句,说什么身材没我以前好,个子也不怎么高之类的话。
克洛公主寻爱记 甄绾绾
“郑老板、郑老板,我已经把衣服穿好了!”
乔晨儿用上了尊称,提醒郑秋可以将蒙眼的布条揭下。
郑秋一把扯掉布条,脸色有些差,好像连续几天操劳过度一样。
他扭了扭僵硬的脖子,吩咐道:“宇轰,你去给乔姑娘安排住处,记得把住宿的费用也算上,到时候一并让天命宫付清。”
乔晨儿原本还媚眼含波地准备感谢,可没靠上前,就听到郑秋对宇轰吩咐的话。
她脸上微笑一下子僵住了,愤愤道:“真吝啬,连住宿也要收钱,让钱把你埋了吧!”
说罢,她气鼓鼓地推门离开大厅,宇轰看了眼郑秋,快步紧跟上去。
谷雅绕着郑秋走来走去,笑眯眯的说道:“哎呦,看不出来你还是正人君子嘛。
刚才你要是主动点,说不定那乔姑娘就以身相许了呢。”
郑秋取出溶空瓶,从瓶子里倒了一颗灵韵琉璃珊瑚的果实,用水湿润一下后放到嘴边咔咔大嚼。
——————
“她肯不肯以身相许,跟我有什么关系。
再说了她是天命宫的弟子,我可不想招惹云袖大陆实力最强的宗派,纯属没事找事。”
这时,郑秋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问道:“谷雅,你上辈子是落霜阁阁主,那对天命宫肯定很了解吧。
天命宫是怎么样的,都说他们实力最强,那最强在哪个方面?
是神宿境至尊特别多,还是功法特别厉害?”
谁知谷雅居然摇头表示不清楚:“不知道,天命宫在辰天仙境,那地方除了天命宫自己人,外人根本没去过。
说实话,我们其他九大宗门,从未见过天命宫倾巢而出,所以也不知道他们宗派的人数。
福田有喜:空間小農女
不过每次天命宫派出的弟子实力都很强,可以轻松跨境界战斗。
况且明面上天命至尊是神宿境九重天的至高境界,所以大家就默认天命宫是云袖大陆最强宗派。”
宅女快穿系統
谷雅的话勾起了郑秋好奇心,一个从未显露过宗门真正实力,永远半遮半掩的天命宫,居然被默认为最强宗派。
天命宫肯定有秘密,或者说辰天仙境肯定有秘密。
这时,郑秋看到手里的溶空瓶,突然响起自己返回灵翠山后还有正事每做。
“我去见拔虚叠,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他丢下一句话,转身便飞出大厅,往山上最大的建筑掠去。
吃了一颗灵韵琉璃珊瑚的果实,郑秋已经把刚才治疗乔姑娘的损耗全部补上,此时体内气劲充盈,精神也极为振奋。
他飞入拔虚叠居住的蛟阁内,发现灰蛟盘成一圈睡得天昏地暗,口水从嘴角流出淌了一地。
踩着黏糊糊的口水啪嗒啪嗒走上前,郑秋又准备抬脚去踢灰蛟的肚皮。
但想到上次拔虚叠说过,希望自己用温柔一点的方式叫醒它,郑秋便把脚收了回来。
他稍稍鼓动气劲,嚷声喊道:“拔虚叠,醒醒!”
声浪波纹准确砸在了拔虚叠的大脑袋上,把它震得一下子跳了起来,脑袋咚一声撞到了屋顶的木梁。
这样撞一下当然撞不疼皮糙肉厚的灰蛟,但却让它大为着急,赶紧检查屋顶的木梁有没有折断。
拔虚叠可不想把屋子拆了,万一屋顶塌了一块,那还怎么遮风挡雨。
“郑秋你干嘛喊这么大声,@#%¥%&¥…@%”
后面那半句话郑秋完全没听懂,估计是蛟的语言,反正看拔虚叠的肢体动作肯定是抱怨。
叽里咕噜抱怨了几句,拔虚叠冷静下来,瞪着窗户大的圆眼睛问道:“你找我又有什么事?”
“很重要的事,关于神主和污染者。”
一边说,郑秋一边从溶空瓶里取出大包好的黑色骨骼,按照骨骼接口位置的记号开始搭建。
“这次我去千奇银堡,额……就是一个修炼者宗派。
我去那里帮助他们应对强敌,发现他们那里出现了四只污染者,还有一个非常独特的定位标记。
别紧张,定位标记已经被我抹掉了,不过我带回来了其中一只污染者的骨骼,或许你认得这是什么东西。”
因为有记号的关系,郑秋搭建骨骼的速度很快,有些连接部位干脆直接用藤条加固。
不到三炷香时间,骨骼就已有了雏形,是一只蜥蜴状的骨架。
“四只污染者都是这副模样,几乎完全一致,我怀疑是批量制造出来的。”
说着,郑秋将最后两只巨大骨刃安装到前臂上,拍拍粗壮腿骨向拔虚叠展示自己的杰作。
拔虚叠把大脑袋凑近骨架,上上下下仔细打量,尾巴一会儿甩到左边一会儿甩到右边。
过了好长时间,它突然开口道:“我在咱拔虚蛟家的石刻上见过这个,好像叫……好像叫镰魔。
对,没错,用你们人类语言就应该叫镰魔!”
“镰魔?有什么特点吗?”
灰蛟拔虚叠换了个盘踞的姿势,沙沙挠着肚皮上的回忆:“你别催,让我好好想想,有好长时间没回忆了。”
郑秋没办法,只好找来一把椅子,坐在污染者骨架边上耐心等待。
不知道等了多长时间,他还是没等到拔虚叠回话,反而听到了轻微的呼噜声。
抬头一看,拔虚叠把脑袋搭在屋顶木梁上,居然又开始睡觉。
郑秋气不打一处来,抬脚便踹向拔虚叠肚子:“我让你回忆,怎么又睡觉了,快点给我醒来!”
“别踢、别踢!”
拔虚叠睁开眼睛,吃痛揉着肚子,擦擦嘴角口水显得很不好意思。
叱神
“我想起来了,这就说。”
灰蛟挪到污染者的骨架边,用爪子刮擦了一下巨大骨刃,介绍道:“神主的大军分为很多部队,由不同种类的污染者组成。
變身女學 醉臥笑伊
我们无边天河的蛟家还有龙族,只知道其中一部分,也就是曾经战斗过的一些种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