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ji30都市异能 老祖宗在天有靈 臺式電腦-第874章 老祖宗在天有靈,我是一隻可愛的小蝌蚪(5400字,2章合1)閲讀-uosn1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
古老的城池,从太古年间屹立大荒至今,沧桑的气息扑面而来。
老村长和黑子等人,进城了。
城门口的金甲卫士,收取高昂的入城费,就让老村长心疼的滴血。
但进入城后,那种繁华和热闹的场面,让老村长等都大开眼界,惊叹连连,街道两边商铺林立,售卖的大药均是罕见的绝世大药。
甚至黑子还看到了镇族级大药在售卖,只是那价格让黑子惊得差点咬断了舌头。
想起镇族级大药这般值钱,青麟部落和黑鳞部落的两株镇族大药,却被这头大野牛怪给糟蹋了,黑子就恨得牙根痒痒。
杨守安也看到了两株镇族级大药的价格,一阵咂舌。
同时心中暗暗思忖,若有机会,把金鳞城大劫了,会怎样?……老祖宗能兜得住吗?!
再往前走,街道更加繁华。
各种稀奇的宝物,还有神通秘法均有出售,甚至天门级神通也有售卖,但无一例外价格极其昂贵。
而城中行走来往之人,皆非庸俗,哪怕身上长满了鳞片,一个个也贵气逼人,神色威严,显然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高手。
像老村长黑子等人这般,一看就是偏远嘎啦来的乡巴佬,很多人看到了他们一行人,都面露鄙夷之色。
却因为老村长是星耀级后期的高手,兼之这里的金鳞城,这才没有人敢来故意找茬。
“前辈,寻个酒楼歇歇脚吧,顺便打听一下消息。”黑子建议道。
老村长点头,一行人在街道扫视,寻到了一家卖相最普通的酒楼,站在门口眺望里面的价格,看到价格可以承受,这才走了进去。
酒楼名字叫做“大众酒楼”。
说是很普通的一家酒楼,但那也是相对而言,这里的桌椅雕梁均是罕见的神木,上面雕刻神兽图案,弥漫法则气息。
桌子上的酒壶酒碗都可以盛装日月星辰。
空间极大,很多人直接牵着自己的坐骑就在酒楼里用餐。
老村长牵着大野牛怪走了进来,没有人觉得古怪,只是杨守安那一身紫金色鳞片,格外尊贵,看起来非常显眼,引得酒楼里很多人频频瞩目。
而且它的眼睛,凶光闪烁,冷芒流转,缕缕煞气在血红色瞳孔中弥漫。
这让很多人惊讶,这头大野牛怪,竟然是一头野心尚存,未曾驯化的野怪。
而这时候,酒楼中谈话聊天的声音,也从四面八方传了过来。
“金鳞部落已经召集了其他九大王者部落,还有很多有名望的部落前来,只是不知祭祀大典什么时候开始。”
“祭祀大典的时候,金鳞部落会当场斩杀变异怪始祖,分食变异怪始祖的血肉,只可惜我等实力太低,否则也有机会品尝变异怪始祖的血肉啊!”
“不,你说错了,那是老黄历了,最新消息,祭祀大典后,金鳞部落和其他部落一起,会开启神炉,将变异怪始祖的血肉熬炼成绝世大药神液……”
四周,尽是议论金鳞部落祭祀大典和变异怪始祖的声音,却没有人议论金鳞部落图腾圣子的声音。
老村长和黑子等人诧异。
就在这时。
一个年轻公子走了过来。
他玉树临风,但手背上的鳞片暴露出,他也是一位开了天门的高手,而且他的身后,还跟随着两人,都气息深沉,眸光深邃。
三人的眸光,都落在了杨守安的身上,惊叹连连,“好一头太古史前牛魔啊!”
“看看这眼睛,要吃人似的,啧啧啧,真凶啊!”
桌子前。
黑子放下了酒碗,挑眉沉声问道:“请问三位是……”
那年轻公子拱手行了一礼,赔礼笑道:“失礼了,在下金不换。”
老村长和黑子等不知金不换的名字,可四周其他人听到了,都一阵惊讶。
寒夜飄靈 精靈世界
“金不换,那可是金鳞部落御龙使最优秀的子孙之一啊!”
“是啊,听闻变异怪始祖就是金不换的那位御龙使老祖抓回来的。”
议论声中,老村长和黑子也知道了金不换的身份,不由震惊,急忙起身见礼。
金鳞部落御龙使当日大战变异怪始祖的画面,依旧在他们的脑海里浮现,这样的大人物的子孙,他们初来乍到,不敢得罪。
然而。
金不换没有那些公子哥傲慢的架子,非常和气,笑容温和,尽显大部落俊杰的气度。
他看到几人吃的饭菜都是最便宜的粗糙饭菜,于是一招手,让掌柜的上好菜,上好酒。
老村长和黑子急忙拒绝,金不换却微微一笑,说明了来意。
“我想要这头太古史前牛魔,开个价吧!”
金不换大气的说道,面带自信的笑容。
“这……”黑子为难。
金不换道:“十株镇族级神药,如何?”
嘶!
此声一落,酒楼里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让酒楼里的虚空都成为了黑洞。
能在这里吃饭的,基本都是开了天门长了鳞片的高手,大家一起吸冷气,差点让酒楼湮灭。
但酒楼里布置了强大的禁制,且有专门防御“吸冷气”的大阵,这才避免了一场财产损失。
听到了金不换开口就是十株镇族级神药,酒楼里的其他人都震撼至极。
他们不明白,一头太古史前牛魔而已,为何金不换会开如此高价。
在大荒中心地带,太古史前牛魔并不少,甚至很多部落还用太古史前牛魔耕地种神药呢。
然而。
只有酒楼的老掌柜,还有二楼的一些老一辈高手们看得明白,这头大野牛怪不是简单的太古史前牛魔。
它的血脉等级至高,远在其他太古史前牛魔之上。
“不过,十株镇族级神药,还是有些多了,最多值七株镇族级神药,这还得这头大野牛怪未来可以培养起来,否则就是亏本买卖啊!”
酒楼的老掌柜低声笑道,伺候二楼的老一辈高手喝酒。
楼下,老村长和黑子等人听到了金不换的报价,差点惊得咬断了舌头。
如果是平时,他们肯定答应了。
然而,一想到刀祖的叮嘱,以及这头大野牛怪牵扯到青麟部落崛起的因果,他犹豫了。
因为这头大野牛怪,刀祖说了,必须献给金鳞部落的图腾圣子。
于是。
在众人都无法置信的目光下,老村长摇了摇头,道:“抱歉,这头大野牛怪,我们另有他用,暂不售卖。”
此话一落,众人哗然。
这是故意抬高价格呢,还是装比呢?!
二楼的老掌柜和一些老一辈高手,都不由目光讶然,看了眼老村长。
当发现老村长也是一位星耀级后期的高手时候,几人略有释然,却依旧疑惑。
因为老村长虽然修为强大,但看起来寿元干涸,而且似乎当年受过伤,若能得到这些镇族神药,足以恢复伤势,续命上万年。
一位星耀级后期的高手,对于任何一个部落而言,意义都是非常重大的。
这时候。
金不换也一阵呆愣,片刻后,他咬牙,报价道:“十五株镇族级神药,这是我的底线了。”
老村长和黑子呼吸急促,旁边几个青麟部落的青壮更是红了眼睛。
杨守安也是一阵吃惊,想不到自己这么值钱。
这一刻,他很想自己的身体自己做主,把自己卖了算了。
酒楼里的其他人,更是惊呼不断。
然而,老村长在平静后,依旧坚决的摇了摇头。
金不换不解,自己出价之高,对方不应该拒绝,却不知为何这般。
他看了眼老掌柜,老掌柜会意,拉起了屏蔽禁制,隔绝了其他人的窥探和感知。
黑子一阵紧张,以为对方要动手抢夺。
然而,金不换却向老村长添了一杯酒,传音问道:“敢问前辈,为何不卖这大野牛怪呢?”
老村长传音,叹息道:“公子是个敞亮人,老朽也不藏着掖着了。”
Boss速到碗里来
“实不相瞒,听闻金鳞部落的圣母娘娘即将产子,我特意万里迢迢而来,就是想将这头大野牛怪献给即将出世的金鳞部落图腾圣子!”
金不换微微惊讶,道:“圣母娘娘的确即将临盆,族中长老也推衍出圣母娘娘产下的子嗣,是绝世麒麟儿,但要说是图腾圣子,这话从何说起。”
“你们要知道,金鳞部落可是十大王者部落之一,部落的图腾圣子,要从亿万优秀的金鳞族人里选拔而出,想成为图腾圣子,那可比登天还难啊!”
“圣母娘娘纵然身份高贵,但生出的子嗣,依然要遵循金鳞部落的祖训,想成为图腾圣子,就得成为最强,一路竞逐而出。”
“或者是,一出生就是逆天级的妖孽。”
老村长想不到金鳞部落的图腾圣子,是这般选拔而出,不由心中震撼。
但想起了刀祖的推衍和叮嘱,他笑了笑,道:“我坚信,圣母娘娘一定会生出图腾圣子!”
紙為重生
金不换哈哈大笑,道:“若真是如此,我必将你引荐给圣母娘娘。”
但这句话,明显是在开玩笑。
说罢起身告辞,临走之际依旧留了老村长的联系方式,说如果老村长反悔,还可以找他卖牛。
“卖牛?!”
驚悚西遊
杨守安呲牙,很想给金不换一牛蹄子。
金不换离开大众酒楼后,身边跟随他的高手低声好奇问道:“公子,这头牛,有什么古怪吗?”
金不够眼中精光一闪,道:“我也不知,但老祖赐予我的寻灵石刚在震动的厉害。”
“寻灵石,就算是遇到镇族级神药也不会反应,可唯独在感应到这头大野牛怪的时候,震动异常,所以,我虽不知这头大野牛怪有什么古怪,但定然不俗。”
身侧的高手闻言,心中也是一阵吃惊。
“派人暗中跟着他们,调查他们的来历。”金不换吩咐道。
“是!公子。”
斬仙殺神
……
酒楼里,金不换离开后,其他人都围拢了过来,和老村长等人攀交情,同时好奇的打量这头被金不换出价十五株镇族级神药的大野牛怪。
然而,他们什么也没有看出来,只觉得这头大野牛怪,非常漂亮,骑在它身上,应该回头率挺高。
黑子看着大野牛怪,心中又恨又嫉妒。
自己这般英俊,竟然比不上一头牛。
杨守安被众人指指点点,眸光冷漠,浑不在意,心中一直在暗暗祈祷,希望早点见到柳五海和柳六海。
“族长的身上,肯定有老祖宗赐予的救命宝物,只要找到族长,脱困不难。”
“只是,族长,五长老,你们在哪里呢……”
……
金鳞部落的城中广场上,生长着一株参天神柳,高不知凡几,粗大的树身上,虬龙般的树皮翻卷,呈现出天渊般的沟壑。
在那翻卷起的树皮缝隙里,有密密麻麻的房屋宫殿矗立,更有无数人影在走动。而在横陈的树干树杈上,仿佛辽阔的大地一般浩瀚,也有无数人在生存。
依稀间,有恐怖而威严的气息从中弥漫而出。
这里,才是金鳞部落的大本营。
N世界
而所谓外面包围着神柳的金鳞城,只不过是保护神柳的第一道屏障。
神柳屹立,从太古年间生长至今,不可想象。
它的枝叶如垂天之云,气象万千,每一片叶子上,都闪烁着晶莹的宇宙时空之光,每当清晨,神柳的亿万枝叶上,就会有露水滴落。
这是神柳的露水,被称作神露,堪比绝世大药,滋润金鳞部落无数族人。
一株神柳,养活了一个部落,不可谓不强。
今天。
在神柳的下面广场上,一条身形如山岳的龙蟒怪物被运送了过来,它浑身黑色的鳞片在阳光下泛着金属光泽,凶煞之气缭绕成风,在广场呼啸。
它时而开阖的眼睛里,虽然有凶光闪烁,却非常萎靡,绝望。
它,就是变异怪始祖。
被金鳞部落的御龙使抓捕后,直到今天,被送到了神柳下的广场,打算献祭神柳。
一队队金甲卫士,抬着金鳞部落的神炉,在广场上架起,接着搬运各种大药。
这些大药,全是镇族级神药,用来熬炼变异怪始祖的时候添加。
同时。
四周开始摆放桌椅板凳,连虚空都放置了桌椅,密密麻麻。
史上最強前鋒
不多时,有钟声响起,四周有人流入场,各自落座。
尤其是虚空的坐席上,全是修为高深的大佬,一个个浑身鳞片避体,身上缠绕浩瀚的天门气息,眸光开阖间,映射宇宙时空之光,视线扫视间,虚空裂开,惊雷滚滚。
他们俯视着广场上的变异怪始祖,眸光冷漠,不带一丝感情。
“嗷呜——”
变异怪始祖,发出了愤恨而绝望的吼叫声,声音非常虚弱,扭动庞大如山岳的身躯,却无法挣脱身上的封印和禁制。
它非常不甘心,因为它体内的那颗“毒瘤”,已经完全消失了。
它的实力,正在恢复,它的天门,也正在复苏,给它时间,它必然可以冲击王者级天门,成为王者级怪物。
然而,金鳞部落的御龙使出手,在这个档口将它捕获,这让它满心不甘。
而且,在这段时间,它经常肠胃不适。
感觉里面似乎有东西在动,而且还在扎它,让它一阵阵疼。
它控制肠胃都在不停地蠕动,想要拉稀,将之排出,可不止咋回事,里面的东西就是不出来,它又气又恨。
肠胃空间里。
两道人影正在焦急无比的四处游走。
他们正是柳五海和柳六海。
“五海啊,咋办呢?!咱们被困在这里有一个多月了吧!”
“六海都怪你,我说了用老祖宗的神发,破开一个大洞,咱们钻出去,你就是不听!”
“洞我钻了啊,可你没看到吗,外面那么多人,我敢出去吗?!”
……
柳五海和柳六海焦急,在变异怪始祖的肚子里来回转悠。
被困的这些天,他们经常用老祖宗的神发在变异怪始祖的肚子里钻洞。
结果发现外面都是长了鳞片的高手,他们吓得又钻了回来。
结果,被困到了今天。
“我再钻个洞看一下,外面是不是没人了。”柳五海说道,一摸头皮,老祖宗神发变成了一个电钻状的神器,又开始钻了起来。
外界,变异怪始祖又感到腹部一阵针扎似的疼痛,它气得咆哮吼叫。
自己都要下锅了,怎地还要受这折磨啊。
战国游记 星梦泪痕
变异怪始祖的肚子里。
柳五海钻了个洞,透过变异怪始祖的鳞片分析,向外窥探。
这一看,他吓得急忙缩了回来。
“握草!六海啊,外面好多人!”
“沃日,火炉都支起来了,他们好像要把变异怪始祖下锅煮肉吃!”
“我们完了,怎么办呢,再呆下去,我们也要被煮了吃了。”
柳五海脸色发白。
柳六海一咬牙道:“看来,得开个老祖宗锦囊呢。”
柳五海气道:“你不是说老祖宗锦囊被你弄丢了吗?”
柳六海翻白眼道:“那是骗你的。”
“老祖宗说了,老祖宗锦囊,不到关键时刻不能用,否则就不灵光。”
“现在,已经到了危急关头,我们就拆一个锦囊看看。”
说罢,手中神光一闪,出现了一个十色布袋,巴掌大小,闪烁神秘的光芒。
这就是老祖宗赐予的锦囊,一共三个,之前已经用了一个,如今只剩下两个了。
“快拆,快拆,我已经等不及了!”柳五海催促道,满眼期待之色。
柳六海双手捧着锦囊,嘴里念念有词了半天,这才一指点出,指尖戳在了锦囊上。
“哗~”
穿越之禍水小狐貍 幻紫星辰
锦囊上光芒一闪,一抹流光从锦囊袋的袋口飘了出来。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我的宝贝子孙啊,当你们看到这行字的时候,肯定是身陷困境了,但不要害怕,不要紧张,老祖宗一直在你们身边。”
青春的黑色風暴突襲
“现在,听老祖宗口令。”
“你们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缩成一团,嘴里默念口诀:老祖宗在天有灵,我是一只可爱的小蝌蚪,游啊游,游啊游,游过黄泉路,游到轮回门,转世成麒麟……”
ps:剧情需要,2章合1发了,求支持,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