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f15n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 愛下-第159章 怎麼就不是人了?讀書-wblaq

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
小說推薦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
“这件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总之……平台这个孩子是保不住的……其实我早就和聘婷说过了,她身子弱,就算是结了婚,还是别要孩子为好……可是她偏偏不听,非说沈巍喜欢孩子,想为他生一个。”
王从雅从汽车一旁的置物架上抽了两张餐巾纸擦眼泪。
“是什么原因呢?娉婷的身体现在也在渐渐转好,根据医学的角度,这个孩子出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很健康,最多就是因为早产,所以先天体质没有这么强,完全可以通过后天弥补。”白楚说道。
“没有用的……这个孩子不可能活着……”王从雅看了白楚一眼非常犹豫。
一品武 谢庄十三
她定然还是隐瞒了些什么,白楚一定要问出来。
“好,这个孩子不能救活这件事情,妈你有没有解决的办法?”白楚又换了一个方式问道。
“没有!”
“那你为什么不说出来让大家一起想想办法呢?”
“……我是怕说出来孩子们会伤心……”
“妈,你别这样,娉婷对我们所有人都很重要,孩子保不住,娉婷得多伤心,你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对不对?”
王从雅挣扎了一下,心中想着,白楚既是司真瑶的女儿,说不定真的有办法呢?于是便说道。
“事到如今,我就不瞒你了,楚楚,你妈妈当年和我是好朋友,我们戎霆出生的时候,老爷子请你妈妈给戎霆看了一下星盘,结果看到戎霆二十八岁那年会遭大劫而亡……当时你妈妈很喜欢戎霆,不愿看着他28岁就死了,所以……就给戎霆做了一个替身用作,“瞒天”来挡灾难。
这样戎霆就不用死……”
白楚越听越惊讶。
無敵是什麽
“所以……”
“所以其实娉婷就是那个替身……婷婷只是一个布娃娃……只不过他的体内放了戎家的家传宝物汉阳血玉,血玉汉阳起死回生,所以你看到的娉婷,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病情的心脏就是血玉……”
王从雅一边说着,一边情绪突然激动起来,刚擦干的眼泪又开始止不住的掉了,白楚敢又抽了两张给她。
妖孽狂少
極品仙醫在都市
虽然戎聘婷只是一个布娃娃,但是这几十年养在身边,有血有肉,有灵魂,早就已经有了感情,王从雅一直都害怕这一天的到来,特别是沈巍和戎聘婷结婚之后。
但是怕什么就来什么,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娉婷的体内有汉阳血玉……孩子在他体内的时候受到汉阳血玉的造福,所以很健康很有生命力,但是等孩子出生之后脱离母体……”
白楚听王从雅说着都觉得冷汗层层。
这……
怪不得王从雅没有给宝宝准备婴儿用品呢。
“妈,你先别着急,这样我先上去,看看情况,该买的婴儿用品你还是得买,不管怎么样,孩子来这个世界上走一遭,咱们不能亏待他。”
白楚的脑袋在飞住着旋转着,可是却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这件事情你可千万不要告诉他们,特别是沈巍,我怕他接受不了……”
确实……
常人怎么可能接受自己爱上的是一个布娃娃呢?
“戎霆也不要说,他从小就很疼爱戎聘婷,我怕他也会受不了……”
“妈,其实戎霆本身就已经知道一些了,他小时候偶尔听到过你和爷爷说话,知道他的命格被改了,我觉得娉婷的事情就不要瞒他了,大家一起想办法,他疼爱娉婷,那不管娉婷是什么都一样会疼爱她的,更何况,娉婷可是帮她挡了劫的,情分不一样。”
王从雅想想也觉得白楚说的有道理,于是便点了点头。
白楚下了车之后,王从雅便开车出去买东西了,白楚上了楼,一路上都在思考该怎么办。
守候甜心:學妹,放學別走
我的前女友是大明星
眼下孩子还没有出生,具体是啥情况还不知道,所以白楚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怪不得戎聘婷的生命力还是挺顽强的,一直以来都身患重病,有咳血症,应该早就已经死了,但是却没有,一直都吊着一口命活着……
但是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坏也坏不到哪里去,白楚已经几番给她诊治了,每次感觉快好了,但是又不行了……
永远都没有办法到达康复的那个点。
坐着电梯上了楼,戎霆在电梯口等着白楚见白楚,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心中咯噔了一下。
“楚楚。”戎霆喊了一声。
白楚把戎霆拉到一旁,把刚才王从雅跟他说的事情说了一遍。
戎霆也呆住了……
原来一直不知道在哪里的汉阳血玉在戎聘婷的身上。
“那个……你能接受吗?”白楚试探性的问道。
戎娉婷只是个娃娃的事情,如果是白楚,白楚也定然不能接受。
戎霆本想嘴硬说上一句,我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但是在对上白楚担心的小眼神时,心中某个柔软处仿佛被击中了一般。
在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面前,应坦诚相对,不应该再把什么都藏在心里面,自己憋着了。
他伸手揉碎了白楚脑袋顶的秀发,叹了口气,“唉……怎么会这样……”
这简直就是……想都想不到的事情。
戎聘婷明明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是那么的有活力,那么可爱,
从小到大都像一个跟屁虫一样,黏在他身后软软糯糯的喊着哥哥。
怎么就不是人了?
其实白楚也很沮丧……
她都重生了,戎聘婷是不是人白楚根本就不在乎,这事儿对于白楚来说,那都不是事儿。
但是她的孩子如果出生就去世,那也太残忍了……
“啊,疼……老公。”
身后的病房里传来了戎聘婷轻微的叫声,很压抑,像是在忍着,应该很疼,有些气若游虚。
沈巍在一旁紧张极了,牢牢的抓住戎聘婷的手,恨不得替戎聘婷受过。
“宝贝,我知道你很疼,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你不要害怕哦,我们宝宝出生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三口啦,到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出去玩。”
“我好怕……”
戎聘婷的情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非常低落很难过。
以往只要戎霆心情不好的时候,戎娉婷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哥哥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戎聘婷心中默默想着,但是由于身体上的痛苦难以承受,所以也没来得及多想,只能死死的抓住沈巍的手,眼眸紧紧的闭着来,减轻一些痛苦。
“别害怕,我忘了告诉你了,我已经和部队申请退役了,以后我就可以永远陪在你和宝宝身边了,你不会孤孤单单的一个人了哦……我爸妈也在赶来的路上了。”
戎聘婷的指甲已经嵌入了沈巍的肉里面,但是沈巍却丝毫不自知,依然细声安慰着戎聘婷,没有任何一丝一毫不耐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