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u37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第202章 衝刺學習不要停鑒賞-u1wk7

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小說推薦團寵她重生後隱婚了
闹腾了一上午,苏慕许没觉得累,倒真有些饿了,一个鲤鱼打挺,下了病床,说了一串自己想吃的。
许言立即跟上,跟念菜谱似的,专挑那贵的说。
他是最穷的一个,有这样蹭饭的机会,不用客气。
许铎看着许言那可怜样,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瞧你那没出息的样,给哥哥整两套衣服,给你高价。”
许言不为金钱所诱惑,挺直腰杆:“给嫂子整两套还差不多,本人不设计男装。”
许为跟在许辰身后,别有深意:“嫂子啊……那要看大哥加油了。”
“有情况?”许言很灵敏的嗅到了八卦的苗头。
许辰闷声道:“没有!快点走。”
众人动作极为迅速,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医院,前去吃饭。
苏慕许担心堂哥们担心她,在群里挨个艾特道歉。
毒妃重生:狼性王爺欺上身 笒夏
苏慕白已经猜到小妹是装的,没多担心她,反而担心顾谨遇。
他们是看着她长大的,但顾谨遇不是,最近又挺紧张她的,她闹这么一出,最难受的那个只会是顾谨遇。
苏慕白私聊顾谨遇:“谨遇,还好吗?”
恶魔雇佣兵之真实世界 稀里糊涂度春秋
顾谨遇:“差点死了。”
苏慕白:“唉,可怜的,想开点。”
顾谨遇刚打了个“嗯”字,还没发出去,屏幕上跳出一行字。
苏慕白:“习惯就好了。”
顾谨遇删掉那个字,锁了屏幕,安静吃饭。
他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本是关心他的苏慕白此刻在幸灾乐祸!
要是换做旁人,他还能呛两声,是苏慕白就算了。
吃过饭,苏慕许发了愁:“我这样还能回家吗?”
身为团宠,她指甲不小心断了,爷爷都会心疼,这回撞了头,保不齐留个疤,爷爷不得哭?
“冲刺高考,”顾谨遇淡淡道,“理由充分。”
苏慕许明白了,这是要她去他家,好好学习,暂时不谈恋爱,也六亲不认。
只要能考出个好成绩,这一个月的封闭冲刺,不会被认为冷漠无情,反而会夸她学会了认真对待重要的事。
“哥哥们觉得呢?”苏慕许认真的问,看似询问意见,其实心里已经做好了决定。
许辰不作声,只想着苏家那两位受了伤的有没有好透,别暂时还不能回苏家。
苏老爷子跟个老顽童似的,要是家里一个晚辈也不在,怕是要找事。
比如非要给他介绍个对象之类的。
“这一个月,我陪着小妹。”许言自告奋勇,打着保护小妹不被顾谨遇欺负的旗号,躲开他老爸的荼毒。
老爸跟更年期了一样,逮谁训谁,家里的氛围都被他以一人之力给彻底搞坏了。
许辰不爱管这些小事,先行离开,让他们自己做主。
许为一心想看顾谨遇喝多,拍拍他胳膊道:“顾总辛苦了,等我小妹高考结束,我做东,好好犒劳犒劳你。”
顾谨遇很识趣:“好,我一定会竭尽全力辅导令妹好好学习,不辜负你的信任。”
许铎翻了个白眼:“又开始装了。”
许言附和:“他是不装会死星人。”
重生种田养包子 紫苏筱筱
顾谨遇:“嗯?你说什么?”
许言秒怂:“顾总,你车停在哪儿?我来开,我的车回头让司机来开回去就行了。”
差点忘了接下来一个月要借住在他家里!
可不能把房东给得罪了!
许铎和许为看大局已定,纷纷离去,各忙各的事去。
许言要开车,被顾谨遇撵到了后座,他可没忘许许的额头是怎么受伤的。
许言心虚,乖乖的坐在后面,假装自己不存在,琢磨着这一个月要好好讨好孟阿姨,找个靠山,日子才能好过。
回到顾谨遇家,孟盼晴在午休,这让苏慕许猛的松了一口气。
曾经她擦破皮都要可怜兮兮的求安慰,现如今,她真的不想被担心。
昨晚睡的并不多,苏慕许也有些困,碍于四表哥在,她没跟顾谨遇腻歪,各自回房午休。
躺在熟悉的环境里,苏慕许回想这几天的种种,满心感动,全都转化为了爱的力量。
她要加倍努力,变得更好,然后惊艳所有人!
午休醒来,苏慕许拿起手机,看到微信有好多未读消息。
她大致看了一眼,只有三婶的比较急。
安佳人:“许许,诺诺收拾行李回老家了,状态看起来很差,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苏慕许:“昨晚没睡好吧?应该是回去提前考察的,他什么也没跟您说吗?”
安佳人:“没事了,我又问过他了,他说是他自己的决定,跟你没关系,让我不要找你,更不要怨你。我也是担心问了你一句,你忙吧,我没事了,别多想啊。”
苏慕许:“好的。三婶婶要加油呀!答应我们的事情,不能反悔哦。”
安佳人脸上一红,绝不可能说刚刚努力过。
这种事,她比当初第一次还紧张羞涩。
这些年一直避孕,倒不是怕自己怀上,而是给彼此一个心理安慰。
就好似怀不上不是身体有问题,而是他们不想要,一直在避孕。
爹地放开我妈咪
回完微信,苏慕许去找顾谨遇,想着亲亲抱抱举高高,结果敲了门,门一开,看到的是他怀里抱着厚厚一摞试卷。
顾谨遇腾不出手,便弯了弯腰,用额头轻轻碰了碰苏慕许的额头,笑道:“这些都是我找宋老师帮我找的卷子,这一个月,做完它。”
苏慕许欲哭无泪,“我手会断掉的!”
顾谨遇:“你跟我来。”
冠军传奇
到了书房,苏慕许一脸木然,直接放弃反抗。
她家男神想的周到啊!
按摩椅,扫描仪,触控板,触控笔,防蓝光眼镜,养生壶,摆的整整齐齐,清一色的粉色,还贴了标签,手写了四个字:许许加油!
看字迹不是顾谨遇的,苏慕许猜想是顾妈妈准备的,心中一片暖意。
她哪里值得顾妈妈这么宠她呢?
七岁那年打抱不平?
她自己都记不住,还是大哥跟她说才记着的。
“开始吧,苏慕许同学。”顾谨遇将厚厚的卷子放在书桌一角,拿出最上面一张,扫描。
苏慕许有点发怵,但自己选择的路,硬着头皮也要走完。
她做模拟题,顾谨遇坐在沙发一旁,抱着平板电脑忙着,一点声音都没发出来,搞得她都不好意思不认真。
做了一个小时,顾谨遇出去了一趟,回来时,鲜果汁,水果沙拉,坚果点心,摆满一餐盘。
她高兴极了,立即就要起身去享用,他却笑着说了两个字:“继续。”
于是,她做题,他喂她,等她做完了一张试卷,他将她拉起来,亲亲抱抱举高高,要多温柔多温柔,要多宠溺多宠溺,还连带着夸个不停。
她羞红了脸,笑容就没断过,跟打了鸡血似的。
嗯哼!这样的冲刺学习,不要停好吗?!
她能冲刺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