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yh8i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線上看-024 混亂讀書-22akx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打完和马爽了,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搞砸了。
在现场众人看来,这就是东京大学生不讲伍德,偷袭老同志——好吧是偷袭中年同志。
和马一时间想不到该怎么解释,干脆也不管那么多了,打都打了,先打个爽再说吧。
所以他冲上去,一脚踹开想要抱住他阻止他继续“行凶”的促进会成员,直接骑到倒地的会长身上,拿出武松打虎的痛殴这货。
一边打他还一边喊:“你他妈的学什么不好,学那帮反人类的战犯!整个日本都因为这帮混蛋而蒙羞你知道吗?”
其实他这喊话也是在解释自己动手的理由。
只不过不管有什么理由,当众殴打他人铁定会成为个人的污点,将来要当警察只怕难了。
和马也豁出去了。
龙都是有逆鳞的,这就是和马这孤龙的逆鳞。
——原来孤龙,是指孤身一人在日本的龙的传人的意思吗?
和马已经把这人的脸打得都不成人形了,他还纳闷,心想这货怎么着都算个BOSS,咋这么面呢?
天邪鬼就这?
冒黑气就这?
之前和马这个外挂给他的使用体验就是,越屌的敌人身上声光效果就越多,强者就跟超级赛亚人一样浑身呼呼的冒金色的气,就像一团包裹着人的火一样。
结果这次碰到个这么面的——等等,自己拆津田组的时候,津田正明有“化狸”词条,但也没多能打啊。
原来是最近碰到的刚好都是武力强的,才有了错觉吗?
和马一边寻思,一边把拳头砸在向井瑛太脸上。
他依稀听见有人在喊:“别打了,再打就真出人命了!”
说时迟那时快,有人破窗而入。
和马闻声抬头,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长发。
长发的主人也看着和马,竖起的瞳孔看着就跟猫咪一样。
人类不会有这样的瞳孔——当然也可能是戴了美瞳,但此时此刻和马认定,这就是他真实的瞳孔。
可能因为这家伙身上残留着浓烈的野性气息吧。
冲进来的人抬起手——
和马背后寒毛倒竖,直接一个后滚翻躲开。
滋啦一声,走廊对面的拉门上留下五道爪印。
和马立刻做出判断:爪子本身就相当于利器,刃长大概五公分。
他想都不想,直接掀起地上的榻榻米当作盾牌抓在手里。
榻榻米还挺厚的,挡一挡指甲长的野兽的爪子什么的刚好够用。
这招还是从《龙珠》里学的,小悟空打那个忍者军曹的时候就遇到过用榻榻米当盾牌的忍术。
而白发的家伙没管和马,抓起在地上呻吟的会长就要往外跑。
向井会长大喊:“快救我!”
和马第一反应向井这是对白发少年喊呢,紧接着注意到这家伙注视着促进会的那帮人。
——等等,这是让促进会的众人去救他?
这是想要和白发的家伙划清界限啊!
人家看你快被打死了,专门跑出来救你,却换来这样的结果……
然而白发的家伙现在正把向井瑛太拖在背后,根本注意不到他的目光看谁。
白发的家伙理所当然的把这句“快救我”当成对自己说的话,奔向屋外的脚步又快了几分!
和马本来打起精神要和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白发程咬金大战三百回合来着。
对面上来就跑,实在没想到。
和马把榻榻米当成盾牌顶在身前,向着这家伙冲撞过去。
对方毕竟拖着人呢,闪躲不灵活,看到这样冲过来的和马,只能扔下拖着的人跳上了天花板。
和马冲到被打成猪头的向井瑛太跟前,先一脚踹昏他,然后示意促进会的人过来把人拖走。
他自己拿着榻榻米,和蜘蛛侠一样粘在天花板上的白发人对峙。
神主的办公室是非常传统的和室,天花板不是整块的,而是一系列的同样大小的盖板构成,盖板有支撑的梁架,掀开盖板就能进入房顶上狭窄的空间。
这个空间就是忍者们最喜欢藏的地方。
白发人把房顶的其中一块盖板掀起来了,手插进缝隙抓住梁架,脚则踩在墙壁上提供摩擦力,以这样的方式实现了仿佛蜘蛛侠一样的姿势。
和马仔细的观察这些,这很重要,说明这个怪异他很大程度上遵守基本的物理法则,没有那种把牛顿气活过来的能力。
毕竟和马穿越到这个世界那么久,没有跟真正的怪异对打过,不知道他们有多大本事,得小心对待,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和马跟怪异对峙的当儿,屋外传来音乐声,看来祭典开始了,临时竖在神社院内的喇叭开始播放由太鼓、尺八和三味线等乐器演奏的祭典音乐。
那咚咚的太鼓声,给人一种“祭典果然不能少了这个啊”的感觉。
这样一来虽然社办就在祭典会场旁边,但打斗的声音怕是影响不到祭典那边了。
也好。
这时小林大叔领着促进会的人拿着长短棍子在和马身边列阵:“我们来助阵了!虽然不知道这和桐生老师你突然殴打我们会长有什么关系,但是这个人,显然不是好人!
“完事了之后你会跟我们解释的对吧?会解释的对不对?”
和马:“不用助阵,看好你们的会长!他就是犯人!”
余生全都是你 凭栏听雪
“会长都昏死过去了,藤田医生在看着他。”
话音刚落,白发人向和马攻上来。
和马用榻榻米抵挡,准备趁势用榻榻米把他顶墙上,没想到两道X交叉寒光闪过,榻榻米就裂成四瓣,和马两手上只剩下三明治大小的三角形。
“卧槽!”
和马惊呼的同时手没有停,直接把手上三角形榻榻米残片的尖尖当武器砸向白发男的太阳穴。
然而这毕竟是榻榻米,其实没啥攻击力,只是看着凌厉,和马就只是想分散对方注意力干扰他的进攻。
在对方拍掉砸过来的榻榻米的同时,和马抄起地上的——坐垫!
我靠就没有靠谱点的武器吗?
和马忽然发现一件事,一般的和风房间里摆设太少,不适合杰克陈发挥啊!
上次闯白峰会雪子和坂田大叔守的那个房间故意放了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那一看就不是正常的和室。
手里的坐垫只抵挡了一次攻击,就被砍开一个大口子,装在里面的谷糠哗啦啦往外洒。
和马顺势把残破的坐垫和谷糠一起甩出去。
对方也奇怪,明明把这破玩意轻轻拨开就好了,结果像强迫症一样把它凌空撕裂。
这下谷糠全在半空洒出来,形成了严重的视线干扰。
小林大叔把手里的棍子当竹枪,怪叫一声向白发男突刺。
结果棍子被这家伙一把抓住,然后把小林大叔整个人挑起来,砸向和马。
和马后滚翻躲闪,撞倒了拉门进入隔壁的房间。
小林大叔重重的摔在地板上。
和马抄起被他撞倒的拉门门板。
拉门主体虽然是纸糊的,但木头框架什么的还挺沉,当个武器用没问题。
对面有本事就把这么厚的木头切两半啊。
白色的身影在视野里一晃,以极快的速度绕了个弧线冲向和马。
和马挥舞着门板迎上前去!
对方猛的跳起来,试图从上方越过门板的攻击范围——
和马手一用力,把门板侧面一根木头直接掰了下来,砸向飞在空中的敌人!
白色的身影发出了惨叫,这叫声倒是和人类一模一样。
他被从空中拍落,摔到地上。
这个时候和马感觉自己已经完全摸清楚这家伙的底细了,它其实并没有太多战斗经验,只是凭着本能在战斗。
跟和马这种久经沙场的老战士完全不一样。
和马又从门板上拆下一根木头拿在手里,一脚把剩下的门板踹开。
现在他看起来就像双持维京战斧的维京海盗。
这形态和屋外传来的和风祭典音乐反差过于强烈,有种错乱感。
现在和马随时可以打爆白发男的狗头。
但是干掉这家伙并不是和马的本意,他得找到背后的真相,找到向井瑛太会长是幕后黑手的证据。
于是他问道:“说,你是谁。”
白发男抬起头,这时候和马才有空仔细观察它的脸。
居然是个很清秀的美少年?
少年没有回答和马的话,而是像野兽一样对和马发出嘶吼。这嘶吼把和马身后聚团的大叔们吓得后退了好几步。
“难道不会说话?”和马露出一脸鄙夷。
“你才不会说话!”少年怒道。
居然吃激将法,感觉很好糊弄啊。
“那么回答我的问题。你不是人类对吗?”
对方再次发出充满敌意的嘶吼,似乎并没有兴趣回答和马的问题。
和马正要继续质问,身后忽然传来重物碰撞地面的声音。
他略微回头,发现那帮旅游促进会的大叔们倒了一地。
他这时候才忽然发现自己虽然喘气并不快,但是汗出了一堆,而且异常的口渴。
——是细菌吗?
向井瑛太会长拍着手从阴影里出现:“果然很厉害,体重重得多的成年男性都倒下了,你居然还能站着。不愧是在东京赢得了传说之名的男人。但你还能站着多久呢?
“细菌真是好东西啊,能杀人于无形之中,明明已经成功了,那帮混蛋却说什么在硫磺岛和冲绳使用效果不明显,是完全的废物武器,哼!”
和马本来想冲过去一顿胖揍来着,但是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和刚刚向井瑛太给他的感觉不太一样。
而且,向井看着年龄也就三十五岁到四十岁,不太可能曾经是旧日本军的细菌战专家。
但他现在说话的口气,仿佛他就是亲历者。
和马目光转向他头顶的词条:天邪鬼。
天邪鬼的原初版本传说,是吃了瓜子姬,然后披上她的皮取而代之,潜入了人类社会。
难道这个人精神异常了,以为自己是某个旧日本军的军官?
屋外的太鼓声有点刺耳,让和马没办法集中精神思考。
向井看在眼里,笑道:“你现在听觉变得很敏锐是吧,这是正常的反应,很快你的眼睛会开始畏光,一点点小小的光,在你看来都无比刺眼,甚至会让你流泪。
“这说明你的身体已经进入第二阶段了,离死不远了。本来这是为了制造大和超人研究的技术,只要和细菌共生,就能加强感知,变成超级战士。
“可惜没有一个试验品存活下来,但是我发现,这细菌可以当成武器,我真是天才。”
和马:“神主的尸体上,好像没有眼泪的痕迹啊。”
“那是因为他太弱了,进入第二阶段立刻就死了。”向井对和马露出狰狞的笑容,“很快这里目睹了一切的人都会死掉,这里发生的事情死无对证。”
和马冷笑:“但这样的大规模死亡事件,肯定会引来警方调查,尤其是我这个新闻人物死在了这里的情况下。”
“哼,你放心好了,我已经搞清楚了,现在的日本政府,还是被同一帮人把持着,他们会像当年埋葬我们一样,把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埋葬。所有的知情人都会死。
“当然我也会死,但是没有关系,我会选一个更好的皮囊,离开这里,从头再来。这里进行温泉开发,就是为了把适合的皮囊引过来。我等了几年,终于发现了完美的皮囊!”
向井露出狂笑。
“她美丽!而且有古老的家世!在现在的上层也有莫大的影响力!”
嗯?
“我已经迫不及待要附身在她身上了!”
“我问一下啊,”和马像在课堂上回答教授提问一样先举手,“你说的可是神宫寺玉藻?”
“没错,就是她,你不但要死在这里,你心爱的女人还会成为我的玩物!”
**
神宫寺玉藻轻轻咬下烤鱿鱼的尖头。
“啊,好吃。”她一边咀嚼一边很淑女的用手轻轻遮住嘴巴。
旁边的美加子拿了一手的吃的,腮帮子鼓鼓囊囊的蠕动着:“好吃吗?那我待会也来一串。不过我们在山里参加祭典也,吃鱿鱼是不是哪里不对?”
玉藻看了看美加子,把手里的鱿鱼串递到她面前:“来,你尝尝。”
“好。”美加子一伸脖子,把嘴里的东西都吞了下去,然后一口咬在鱿鱼上,撕下一块来,咀嚼的时候还故意发出“阿姆阿姆”的声音。
晴琉一副看不下去的表情:“吃就吃,为啥要像小孩子一样做这种幼稚的事情啊?”
“因为会很可爱不是吗?果然很好吃,我再来一口。”美加子说罢主动凑过去咬了玉藻已经收回去的鱿鱼串一口。
玉藻也不恼,接美加子那一口咬在差不多的地方。
就在她们身旁不远处,挂在木头柱子上的喇叭播放着非常有祭典风味的音乐,太鼓咚咚的响着。
**
和马用手在耳边挥了挥,仿佛这样就能赶走耳边烦人的太鼓声。
“哦,这样啊,你加油。”
“哼,你已经虚弱得连反应都做不出来了吗?”
和马也懒得回应,他现在盘算着该怎么办。
自己身上有细菌,不能往人多的地方走,万一这东西是空气传播的那可就完蛋了。
特别是不能回到祭典现场,这人流密度,直接第一波爆发就开始了。
一个选择是往山里去,同时给玉藻发消息,只有她能立刻理解发生了什么——其实和马自己也不确定自己理解了现状,看起来像是一个旧日本军的恶灵什么的附身到了旅游促进会的会长身上。
而且玉藻应该完全不怕这细菌,毕竟白发少年一直就呆在离和马很近的地方,一点事情没有。
对人类的细菌,对妖怪无效。
除了跑路,还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干倒眼前的家伙,然后用社办的广播喊玉藻来社办。
但是现在要干倒眼前的敌人谈何容易,白发少年一直在盯着和马。
而和马现在相比刚刚,要虚弱许多。
不但虚弱,耳边的太鼓声还越来越刺耳,房间里明晃晃的灯光刺激着和马的双眼,让他泪如雨下。
向井瑛太哈哈大笑:“你应该在我出现那一刻就立刻扑上来的,那说不定还能和我同归于尽!现在你完全没机会了!要不,我趁着你最后还有时间,把你心爱的玉藻喊过来,当着你的面夺舍?”
嗯?
和马用一个略显浮夸的动作跪在地上:“住手!不要把她牵扯进来!”
求你了,把她喊过来吧!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但是向井又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虽然被我附身可以一定程度上避免细菌的伤害,但终归是有伤害,现在这皮囊也已经破破烂烂了。如此美丽的皮囊,果然还是想多珍惜一下啊。”
和马在心中咒骂了一句。
就在这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和马耳朵:“会长……桑?”
他抬头循声望去,看见站在通往社办大厅的走廊那一边,博子正一脸茫然的看着这边。
和马大喊:“快跑!去祭典上找神宫寺玉藻!”
“诶?”博子不知所措的看着和马,“诶?呃,这……发生了什么?我听见很大的喊声,一直没敢过来看,安静下来了才……”
完了。
白色的少年已经冲向博子,爪子上的利刃闪着寒光。
“你给我下来!”和马怒吼道,一把抓住从自己头顶跃过的白发少年,哐啷一下摔地上。
然后他继续对博子喊:“快走!去疏散广场上的人,就说火灾了!”
“诶?诶?”博子虽然还是一脸懵逼,但身体开始往后退了。
这时候向井瑛太说:“博子,别听他的,过来帮叔叔个忙。”
博子明显犹豫了。
一边是最近才认识的陌生人,一边是一直很熟悉的对大人们发号施令的“大人物”,是村里权力最大的长辈。
最后博子选择听从向井的话,虽然一脸害怕到不行的表情,但还是往这边走来。
和马用尽最后的力气,快压制不住白发少年了。
——可恶啊!可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