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uev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 起點-第576章:啥時候辦酒呀?-6wz9l

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
小說推薦從我是特種兵開始崛起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崛起
“那个……你们继续,我们先出去了。”
雷战也是个聪明人,现在,不管江凡跟江萱是什么关系,他们在这里,只会让局面变得更加尴尬,当即说了一声,转身带着小蜜蜂和马达快速走出去了。
江凡和江萱对视一眼,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哥,你要怎么跟他们解释?”江萱笑问道。
“还能怎么解释?直接告诉他们,你是我妹妹,让他们在训练上,多对你‘照顾’一下!”
江凡特意将照顾两个字念得重一点,江萱当即就明白了江凡的意思。
“哥,你真的是我的亲哥!”江萱咬牙切齿的道。
“那是当然的。”
江凡回答。
“你不心疼我了?”
“我看不到就不心疼。”
江萱:“……”
江凡道:“所以,你给我做好心理准备,我不是跟你开玩笑。既然选择走这一条路,我宁愿你在训练上流更多的血汗,也不会让你在战场上面对更大的危险!坚持不下去,那好,回家。”
“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的!”江萱哼哼说道。
全能 修煉 至尊
“那最好!”
江凡站了起来,拿出手机,递给江萱,“中午我给老妈打电话了,她见你大半个月没给他们打电话,很担心你。你现在给她回个电话,不要告诉她你参加特种兵选拔的事,我一个人当特种兵都已经让她十分担心了,她要是知道你也跑过来了,非得担心得睡不着不可。”
江萱闻言,鼻子再一酸,“我对不起老妈。”
“行了,你给她打电话吧。我出去跟他们解释一下。”
扔下手机,江凡便是走了出去。
雷战三人此时正在外面,看到江凡走出来,一个个都是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迎了上来。
他们自然不会怪江凡什么。
如果他们是情侣,在房间内,抱一下,自然也没有什么。
他们只是好奇,这两人的具体细节。
“老江,真看不出来啊。原来你们是一对啊!”
小蜜蜂嘿嘿笑道:“我说,今天的你,怎么有点反常呢。原来是想通过这个手段,来逼迫你的女朋友退训啊!没想到适得其反了吧?”
雷战也是说道;“江凡,你们两个谈恋爱我们管不着,也没权利管。但下回注意点啊,这里毕竟是医务室,也是我们看到,要是换做其他人,这可不好!”
马达说道:“小江,我看你们两个也挺有夫妻相的,打算啥时候办酒啊?”
江凡看着三人,顿时彻底无语。
特么这三人的八卦之心,怎么比女人还要恐怖啊!
“我说你们都想到哪里去了。她是我妹妹,亲的。”
江凡无语道。
“什么?妹妹?!”
三人顿时一愕。
“不是,江凡,你没开玩笑吧?她真的是你妹妹?”
小蜜蜂叫道。
“我骗你们干嘛?她本名叫江萱,我叫江凡。我们两人你不觉得长得有点像吗?”
江凡说道。
三人想想,好像还真是那么一回事。
三人对视一眼,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特么这也太狗血了吧?
这两兄妹都跑来狼牙当特种兵了?
按照目前江萱的表现,只要不出什么大的意外,基本就可以定下来了。
“不是,老江,你也太狠了吧?那可是你亲妹妹!你居然都能下这么狠的手?”
小蜜蜂叫道。
江凡看着他,语气忽然变得十分严肃,“正是因为她是我亲妹妹,我才要对她狠!咱们都是上过战场的人,都该知道,战场有多么残酷!我不想有一天,我亲自上战场给她收尸!”
这话一出,小蜜蜂顿时不语了。
雷战也是微微一叹。
的确,如果只是他们自己,自己的性命在任务使命明前,压根不值得一提。
可如果是自己的亲人呢?
“所以……”
江凡看向雷战,“雷战,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雷战看着江凡,微微一叹,“你是想让我在训练上,对她更高要求?”
“是。”
江凡点头, “我要你不惜一切代价的折磨她,训练她!听着,我说的一切代价!”
雷战:“……”
小蜜蜂和马达对视,都是微微张着嘴巴看着江凡。
“如果你做不到,我亲自来。”
江凡说道。
雷战想想江凡的手段,顿时后背冒起了冷汗。
特么你亲自来,只怕哪怕是你亲妹妹,都分分钟要被你练废啊!
雷战只能无奈点头道:“好,我答应你。我会在原有的训练基础上,尽可能的给她加大训练量。但我必须要保证那是她身体极限承受的范围内。而且,我没有你那么强大的洞察力,我不敢保证加大训练量后带来的后果。”
“没关系。如果你能将她训回家,我更加感谢你。”江凡笑道。
雷战:“……”
江凡离开后,雷战也是走进了医疗室内。
看到雷战,江萱顿时紧张了起来,“雷神,我现在就出院,我可以训练了!”
“等一下!”
雷战拦住了欲要起床的江萱。
“你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吧,明早再回来继续训练。”
雷战说道。
江萱道:“雷神,我不想你因为我哥哥的关系给我开后门,我现在真的可以训练了。”
“开后门?”
雷战一怔,心里不由一阵苦笑。
我特么倒是想给你开后门,可我敢吗?
你哥哥可是让我多照顾照顾你啊!
这可怜的孩子,被自己的哥哥卖了还不知道呢。
“你放心,明天训练的时候,我会让你清楚明白的知道,我有没有给你开后门的。”
雷战说道。
江萱:“……”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明天起来了,自动归队就行。”
雷战说完,就要出去,却是被江萱叫住了。
“雷神,我想问你一件事。我哥哥……这几年,是不是受了很多苦?”
江萱忍不住问道。
“是!”雷战诚实回答。
“和我们这些训练相比呢?”
雷战轻蔑一笑,“你们这些训练和他所接受的训练以及所受过的苦相比,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说完,雷战便是直接离开了,只剩下江萱愣愣的坐在病床上,不知何时,双拳已经攥得发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