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2lp1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萬劫帝主 ptt-第三百二十九章 再遇韓千山相伴-tqcrq

萬劫帝主
小說推薦萬劫帝主
韩千雪倒是一时没有察觉到荒少宣的小动作,只是轻轻一笑道:“王爷,还是算了吧!小女子可不敢胡说,否则可是有侮辱皇室之嫌!……现在也差不多了,千雪便先告退了,若是王爷觉得相府景观还算雅致的话,便请自便吧!”
“哎!千雪小姐!”
荒少宣顿时心里难受起来,就差一点就能靠近韩千雪,但是现在的距离又没了。
“这下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理由再拦了!?”荒少宣心中无奈的想到。
正当荒少宣忧思无奈之际,忽然一人哭着跑了过来,正是韩千雨。
韩千雪看到妹妹哭着跑来,顿时又惊讶又心疼的连忙迎上来。“妹妹!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呜呜……哇……!”
韩千雨一下子扑在韩千雪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那叫一个撕心裂肺,痛哭流涕。
荒少宣也很为不解,刚才不是还和荒孤庭在一起吗?两人不应该是交谈甚欢的吗?但看韩千雨这般委屈的模样。荒少宣不由心中暗惊,莫不是荒孤庭竟然对人家小姑娘做出了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
回到唐朝當名醫
荒少宣不由吧唧吧唧嘴,心里不由佩服至极,不愧是皇子,竟然敢在丞相府中把丞相的女儿给办了?
韩千雨哭的如此伤心,韩千雪顿时也心中难受至极,连忙道:“千雨!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二皇子哪里去了!”
“呜呜……哇哇……都是他!他欺负我!”韩千雨呜咽道。
“什么?!”韩千雪连忙追问道:“他怎么你了?”
十年未老
韩千雪有些不敢置信,荒孤庭在他心中的感觉还是颇为正派,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冥夫大人:有話好好說
“千雨姑娘,我堂弟怎么欺负你了?”荒少宣丝毫不嫌事大,连忙好奇的追问道。
“对啊!小妹!你快说说,他到底是如何欺负你了?”韩千雪焦急的看向韩千雨。
荒少宣仔细看看了韩千雨的衣服,好像还是挺整齐的嘛,依他多年来脱衣服的经验,这好像也没有受到什么无耻的侵犯啊!
荒少宣心中有些怀疑的看向韩千雨,但是她脸上的泪痕却又是真的,哭泣更是真的,向她这么娇生惯养的小姐,若不是真伤心,是不可能流出眼泪的,毕竟没有什么演技!
“他……他……!”
姬甲世紀
韩千雨见韩千雪和荒少宣都紧紧盯着自己,一时间有些委屈的开不了口,脑海之中仔细回忆刚才荒孤庭和自己的对话,顿时发现自己好像也说不出荒孤庭怎么侮辱自己!
天降萌宠,冷漠皇子你惨了 蓝玥银狐
难不成自己其实是被他拿剑威胁吓哭的?这怎么能说出来?何况剑还是自己的?
那更不能说荒孤庭要退婚的事情,岂不是要被人误会自己是喜欢他,舍不得跟他退婚?这怎么可能?现在自己恨死他了!
韩千雨呜呜的哭泣着,自己好像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来说!
帝凤高中之2 野蛮美少女
顿时心中更加委屈,只能再次加大嗓门的哭泣了起来。
“哇哇……!”
荒少宣顿时无奈了,见韩千雨哭的这么伤心,但就是不说荒孤庭对她做了什么!心中不由暗想,荒孤庭不会做了什么惨无人道的事情吧,所以让人家小姑娘都开不了口了!
韩千雪也更加焦急,看着大哭不止的韩千雨,也忍不住眼角通红,连忙道:“姐姐不问了,妹妹别再哭了,你看眼睛都红肿了,我带你去见爹爹。”
连忙把韩千雨从地上扶起来。荒少宣便要上前搭把手帮忙,不料韩千雪随即打开荒少宣的手,道:“不用你帮忙!你还是先把你堂弟找来好好谈谈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韩千雪语气颇冷,瞪了荒少宣一眼,随即带着韩千雨离开。
荒少宣第一次看见韩千雪露出如此冰冷的眼神,顿时一惊,不由得心中有些慌乱,连忙让开。不好再说些不痛不痒的话来。
看着两姐妹离开的背影,荒少宣心中不由暗暗吐槽:“堂弟啊!堂弟,你可是害惨了堂兄啊!”
“得!竹篮打水一场空,今天又是白来,不,甚至比来时还要悲惨!”荒少宣轻轻一叹,依然没有见荒孤庭的踪影,顿时好奇道:“怎么回事?他跑哪去了?”
荒少宣连忙向里面追了过去。但是却哪里寻得到荒孤庭的身影,找遍了整个闺阁,荒少宣也没见到荒孤庭的身影。
親愛的,這不是愛情
“我说,堂弟啊!你这是在哪里啊!”荒少宣无奈吐槽的喊道。
这个时候,荒孤庭岂是早就已经离开了韩千雪的闺阁之中,不过对相府也不是很熟悉,所以也不怎么在意,就顺着道道回廊,随便走了起来,他也不怕迷路,缓缓的走出去便好,果然,不一会儿便来到相府大门,正要缓步走出去,却突然迎面走来一人。
“二皇子殿下!”
韩千山从相府之外走进来,正然撞上要离开的荒孤庭,不由惊愕了一下,随即出口道:“二皇子!你怎么会在这里?”
荒孤庭淡淡一笑,道:“我……我算了,没什么事,先告辞了!”
“哎!”韩千山拦住他道:“二皇子殿下急什么?我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在下对二皇子在战天台的表现实在佩服的五体投地,现在既然如此之巧,便不妨在寒舍小酌几杯。”
荒孤庭笑道:“这次就算了吧!本皇子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便先告辞!”
韩千山见荒孤庭不欲留下,只得道:“那好吧!二皇子殿下慢走!”
荒孤庭点头示意,随即跳上烈火狮,烈火狮大吼一声,便离开了。
韩千山惊讶的看了荒孤庭的坐骑,心中暗道:“我还以为有什么大人物想要拜会父亲,却没想到这火狮子竟然是二皇子的坐骑,看来,一月不见,二皇子的修为更胜以往!”
韩千山不由越发佩服起来,武道修炼,达者为先,以武立身。韩千山不是胸怀狭窄之辈,早已经被荒孤庭的天赋所折服,今日见面,自然也全然不以为意。
韩千山随即便重新走入相府,迎面却又撞上荒雷,顿时惊道:“雷世子!你怎么也在相府之中!?”
看着一脸不愉快的荒雷从相府的偏院里面出来,韩千山不由奇哉怪也,今天是什么日子,怎么都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