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klhs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線上看-第五百零九章 別喊我師傅!岳父!-7k7ws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
对于耶律齐的尖叫声没有理会。
林平之等人直接回到华山。
在这期间。
林平之也知道了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入到华山正殿。
岳不群看到林平之,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至于宁中则,已经被岳不群无视。
这一幕,宁中则是看在眼里。
她心中不由更加伤感。
自己消失这么多天。
差点死在悬崖下。
他竟然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好在封不平和成不忧上前慰问。
“宁师妹,你可伤到哪里?”封不平关心道。
“对,宁师妹,我们可担心死你了。”成不忧连忙说道。
宁中则挤出一个笑容。
“谢谢两位师兄关心,我没事儿。”她轻声说道。
岳不群似乎在这时候也注意到宁中则这边。
他眉毛一挑,神色淡然。
“师妹无事便好。”岳不群淡淡说道。
宁中则愣了一下。
她默默地点了点头,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江别鹤此时也走到岳不群的身边。
他手中拿着折扇,看上去翩翩如玉。
“岳兄,如今令夫人和林少侠归来,华山将会势不可挡啊!”
这话一出,林平之目光一凝。
他已经发现岳不群的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江兄说笑了。”岳不群强颜欢笑道。
江别鹤只是笑笑,没有再说话。
岳不群看向封不平,缓缓开口:
“封师弟,劳烦你去告知丐帮还有全真教的人,人已经找到,不用再麻烦他们。”
封不平听到岳不群这么说,没有迟疑,应声便下去。
紧接着,岳不群望向曲无忆。
“曲盟主,我们接下来要商议些要事,还请回避一下。”
他笑着说道,看上去颇有礼貌。
曲无忆看了眼江别鹤。
江别鹤连忙说道:“哦对,我也该回避一下。”
“江兄不必。”岳不群温和道,“江兄与我情同手足,一见如故,相逢恨晚,不是外人。”
江别鹤听着都觉得有些尴尬。
曲无忆没有说话,她瞥了眼江别鹤,直接选择离开。
“无忆姐姐,你等等。”
岳灵珊拉住曲无忆,她心中有些不满。
“爹,凭什么让无忆姐姐走啊?我跟她情同姐妹,一见如故,相逢恨晚,不是外人。”
她学着岳不群的语气说道。
因为她也早对江别鹤有些不喜。
岳不群对江别鹤太过在意,岳灵珊早就发现。
此时见岳不群竟然赶曲无忆走,而留下江别鹤,她便有些不悦。
岳不群听着岳灵珊的话,面带愠色,直接吼道:
“胡闹!你也出去!”
岳灵珊鼻子一酸,眼眶之中直接带着泪水。
“爹,你竟然为了个外人凶我。”岳灵珊很是委屈地说道。
林平之紧了紧手中提着的泣血鬼刃。
如果岳不群不知悔改,他不介意让岳不群当个傀儡掌门。
宁中则看着岳不群跟岳灵珊对峙起来,心中也是大失所望。
“珊儿。”她失魂落魄地喊道,“你先下去吧。”
“娘!”
岳灵珊不甘地喊道。
宁中则声音变得有些清冷。
“下去。”她冷声道。
岳灵珊不甘地拉了拉仪琳。
她想让仪琳帮忙劝一劝。
但宁中则径直望向仪琳,淡淡说道:
“仪琳,你们也一起下去。”
岳灵珊见此,连忙看向林平之。
“小林子……”
她哽咽着喊道。
林平之揉了揉她的头,轻轻拭去她的眼泪。
“放心吧,你们先回去。”
他柔声道。
岳灵珊见没人帮她说话,嚎啕大哭着便朝着外面跑去。
林平之也有些无奈。
不到万不得已,暂时他还不想逼急了岳不群。
他朝着曲无忆等人使了个眼色。
曲无忆立刻会意。
她带着耶律燕等人也下去了。
此时正殿之中。
除了林平之之外,华山派只有岳不群、宁中则以及成不忧在这。
除此之外,还有江别鹤这个外人在。
岳不群有些尴尬地看着江别鹤。
“江兄,让你见笑了。”他不好意思地说道。
异能高手在校园 血中情
“哪里的话。”江别鹤笑着摇了摇头,“我家玉郎比岳兄的千金,还要顽劣呢。”
岳不群听着江别鹤的话。
突然眼前一亮。
他心中暗衬道:“我要将林平之逐出师门,珊儿虽非完璧之身,但以我华山派在江湖中的地位,将珊儿许配给江兄玉郎,似乎也不错。”
这是岳不群刚刚冒出来的想法。
本来他就打算与林平之决裂。
方才岳灵珊对林平之如此依恋。
这不是好事。
将她许配给江玉郎,才是门当户对。
自己身为华山派掌门。
江别鹤作为江南大侠。
而且借此,也能跟江别鹤亲上加亲。
想到这里,岳不群的脸上此时堆满了笑意。
林平之看着岳不群的笑容,心中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他不知道岳不群心中在打什么主意。
“师傅,是有什么事情吩咐平儿么?”林平之出声问道。
林平之的话刚一出口。
岳不群脸色瞬间一变。
“别,别喊我师傅。”
岳不群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说道。
这话,让场中的人,不由都朝着岳不群侧目望去。
林平之心中早有准备。
他早料到会有这么一天的到来。
“师傅这是何意。”林平之狐疑地问道。
宁中则和成不忧也带着惊愕的目光看着岳不群。
雷神之崛起 默默流浪
他们对岳不群的性格,很是了解。
原本以为岳不群只是会怒斥林平之而已。
却不想,开口便是让林平之不再叫他师傅。
江别鹤漠然地看着这一切。
这一幕,他心中早有预演。
一切不出他的所料。
岳不群挺胸抬头,斜睨着林平之。
“何意?就是这个意思。”岳不群淡淡说道,“以后别叫我师傅了。”
“知道了岳父。”林平之直接开口说道。
现在林平之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这一声岳父,让岳不群直接破防。
“放肆!”岳不群大吼道,“我可没说将珊儿嫁给你!”
宁中则此时也坐不下去。
“师兄,珊儿已经委身平儿,珊儿不嫁平儿,嫁谁?”她连忙说道。
在宁中则的心里。
林平之早已经是她的女婿。
“你懂什么。”
岳不群瞥了一眼宁中则冷冷说道:
“我就是将珊儿许给江兄玉郎做妾,也不会将珊儿嫁给他林平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