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kglt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最強狂兵 愛下-第4942章 換臉!-xop0r

最強狂兵
小說推薦最強狂兵
卡娜丽丝跨着骑在苏锐的腿上,捏着那一张薄如蝉翼的面具,准备往苏锐的脸上贴。
“这么薄,能管用吗?”
苏锐问道。
他已经感受到,那薄薄的面具非常清凉,而且很透气,不像是之前的那些人-皮面具,简直能够把脸给捂出痱子来。
只是……苏锐总感觉这面具有股味道。
嗯,还好,这味道挺香的,跟牛奶似的。
联想到这面具刚刚被卡娜丽丝藏在什么地方,苏锐便理解了这香味儿的来源,可心里面却有一点怪怪的感觉。
毕竟,这算不算自己和对方的胸膛间接地接触了一下?
“这是地狱的高科技,外面没有的,戴着会非常舒服,轻薄透气,你可能都没感觉自己正戴着面具。”卡娜丽丝解释着说道,这姐们丝毫没有意识到苏锐的心理活动。
“喂……”苏锐欠了欠身子,看起来似乎是有点不太自在。
“怎么了?”卡娜丽丝正在专心地给苏锐贴着面具,说道:“你最好别乱动,不然会很影响我的操作,阿波罗大人。”
“可是,你能不能换个地方坐?”苏锐说道,同时想要把大腿给抽出来。
“我坐这儿怎么了,我……”卡娜丽丝说着,声音忽然小了下去。
她低头看了看,然后又想起了昨天晚上把自己那比基尼打湿的“海浪”,不禁连忙挪了一下屁股。
嗯,那看起来颇为英气的脸上,竟然也掠过了一丝比较罕见的绯红之色。
张紫薇一直都呆在浴室里没有走出来,或许也是担心撞到这样的场景会更尴尬。
卑鄙的我
毕竟,卡娜丽丝这地狱中将的头衔实在是太唬人了,弄的本来就不太自信的张紫薇,更加没信心了。
挪开了之后,卡娜丽丝佯装无事发生,继续给苏锐小心地贴着人皮-面具。
这面具戴好之后,并不需要再加以任何的化妆了,苏锐看起来已经完全变了一个人。
嗯,虽然五官的高度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通过线条和光暗的转变,使得苏锐的面庞看起来更加的立体,虽然依旧是东方面孔,但是和之前截然不同,甚至还多了一丝混血儿的感觉。
“好了,去照照镜子吧。”卡娜丽丝直接把苏锐从床上给拉了起来。
苏锐来到了卫生间,打开门,把里面的张紫薇吓了一跳。
也没听到房门的动静啊,怎么房间里面多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别慌,是我。”苏锐笑着说道。
听到这熟悉的嗓音,张紫薇这才意识到刚刚发生了什么,稍稍地放下心来,但是眼睛里面的意外之色仍旧没有消去。
她盯着苏锐的脸,仔细的看了好几遍,才很肯定地说道:“我百分百确定,那些人认不出你。”
卡娜丽丝在一旁说道:“是的,只要阿波罗大人不脱裤子,那么就连同-床好友都认不出来,这面具的效果实在是太好了。”
这句话让苏锐瞬间进入了恼火的状态里!
什么叫不脱裤子就不认识了?
难道老子形影像吊吗!
“注意安全。”张紫薇并没有跟苏锐再继续缠绵,她知道,随着苏锐戴上这一张面具起,自己和对方的旅行已经要告一段落了。
至少,那在阳台和浴室里到处“参观”的日子,不得不暂且按下了暂停键了。
“我已经安排人保护你了,最近你不要过多活动,同时,和李圣儒的接触次数也不用太多,苦活累活让信义会去干就成。”苏锐叮嘱道。
虽然信义会和青龙帮现在在友好合作,可苏锐显然是更护着青龙帮的,这一点毫无疑问。
致命預感
张紫薇笑了起来:“你这话可不能让李圣儒听到了,不然他的心里面要不平衡了。”
“寻找坤乍伦的过程,一定很危险。”苏锐轻轻拍了拍张紫薇的纤腰:“如果有什么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向我汇报,明白吗?”
“明白啦。”
浅浅夏季
张紫薇轻轻地踮起脚尖,在苏锐的侧脸上吻了一下。
“连面部触感都和真的一样啊。”张紫薇轻轻地揉了一下嘴唇,说道。
嗯,还是有种在亲陌生男人的感觉,张紫薇有点不太适应,但以她的性格,并没有因此而觉得刺激。
如果要是唯恐天下不乱的维多利亚在这里,肯定恶作剧般的拉着苏锐要先滚一次床单再放他离开了——毕竟,虽然脸是陌生的,可某些东西是原装的,这种感觉可太奇妙了。
当然,苏锐并没有走远,只是来到了卡娜丽丝在另外一层的房间而已。
“我现在的任务是什么呢?”苏锐问道。
“你只是个校官而已,他们会在你面前暴露出足够多的破绽,甚至会想方设法的干掉你。”卡娜丽丝说道:“你会为我争取到足够的空间。”
“嗯,我算是看出来了,我的作用就是为你吸引火力。”苏锐摇了摇头,把军官-证给收好,随后说道:“我想,那个名叫伊斯拉的地头蛇,应该已经在这门外等你了吧。”
“来的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上校。”卡娜丽丝说道:“他叫巴颂猜林,据说有希望提拔成少将,只是地狱总部一直压着没有授衔。”
卡娜丽丝看了看手机里的信息,摇了摇头:“此人是伊斯拉的心腹,为人阴险狡诈,要当心一些。”
“那正好,趁着今天,会会他吧。”苏锐眯了眯眼睛:“也正好试探一下这伊斯拉的深浅。”
“那你要不要试试我的深浅?”卡娜丽丝说道。
我家的地府漁場
苏锐看了看她的逆天长腿,摇了摇头:“还是算了。”
天下为聘:邪王盛宠草包妻
“为什么?”
“我怕我够不着。”
“够不着?”
卡娜丽丝花了十几秒钟,才弄明白苏锐这句话的真实意思,于是乎,这位美女中将又觉得自己是在做不擅长的事情了。
在飙车方面,苏锐这老司机虽然不显山不露水的,但是偶尔踩一下油门,能把卡娜丽丝甩的连车尾灯都看不见了。
卡娜丽丝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完全找不到任何反击的话语,俏脸红得不行,默不作声地转过身去,直接解开了浴袍,换衣服了。
嗯,她也不怕苏锐看,毕竟,这浴袍里面,穿的是运动内衣,一点光都没有走漏出来,和之前撩拨苏锐时候所穿的比基尼大相径庭。
…………
“将军,这个卡娜丽丝还没有从酒店里走出来。”在酒店的大厅前面,有着一台劳斯莱斯,而坐在副驾上的,赫然是那个嗓音极为尖锐的男人。
他之前本想亲自去“迎接”卡娜丽丝,可是,后者根本没同意见面,让这货碰了一鼻子的灰。
此人就是卡娜丽丝口中的巴颂猜林上校,也是东南亚分部的希望之星。
电话那端,正是声音如海浪般空旷的伊斯拉:“你可以耐心等一等,卡娜丽丝既然来到这里,就是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的,表面上她看起来按兵不动,可是实际上调查已经在暗中展开了,而越是在这种关头,我们越是要沉住气,千万不能自乱阵脚。”
“将军,自从十八煞卫死在了华夏首都之后,您的行事方式好像完全变了,我都要认不出来了。”巴颂猜林笑了笑。
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嘲讽之意,只不过,电话那端的伊斯拉完全看不到他的表情。
“十八煞卫凝聚了我多年的心血,全军覆没,我当然会很心痛。”伊斯拉说道:“你还年轻,不懂这些,还没有经历过太多的离别。”
“他们的离去,我也很难过,我会把这笔账给算到太阳神阿波罗的头上的。”巴颂猜林说道。
不过,话虽如此,他的神情上可看不到半点难过的意思,更何况,之前在伊斯拉将军表达各种担心的时候,巴颂猜林压根就没有担心过,似乎十八煞卫的集体死亡,对他来说,其实是一件挺值得开心的事情一样。
“巴颂猜林,有句话我一定要告诉你,你也一定要记住。”停顿了十几秒之后,伊斯拉将军才再度开口。
“将军,您请讲,我会谨记您的话的。”巴颂猜林说道。
“你还年轻,而东南亚分部日后要走的路,还很长……我之所以能够平稳待在这泰罗海边那么多年,靠的就是——稳。”伊斯拉将军的话语里面流露出一股清晰的语重心长之意:“这一次,十八煞卫突袭华夏首都,是我做过的最失策的决定,所以,你要引以为戒。”
“将军,您放心,这一次,卡娜丽丝中将来到这里,我不会贸然去睡了她的,至少,下药这种事儿我就绝对不会去干的,哈哈。”巴颂猜林笑着说道。
伊斯拉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挂断了电话。
只是,在挂电话之前,巴颂猜林清楚的听到了一声叹息。
巴颂猜林轻蔑的笑了笑,随后对司机说道:“你,悄悄进去看看,我想知道卡娜丽丝到底在做些什么。”
“我万一看到她换衣服怎么办?”司机面露难色:“毕竟,她可是中将啊,如果我偷-窥她被发现的话,这中将可能会直接杀了我的。”
“中将又如何?在地狱,并不是所有将军都能打的,这个组织就是个小社会,也一样会有人通过美色来上位。”巴颂猜林的眼睛里面释放出了浓浓的征服欲望:“我就不信,撒旦之翼的阿隆以前没有把卡娜丽丝的那两条大长腿给扛在肩膀上。”
巴颂猜林显得一切尽在掌握,可是,这司机的心里面却没有底,还是有些犹豫。
“你也是个中校,实力不弱的,而且……”巴颂猜林冷笑道:“如果你再敢拖延,我现在就废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