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nmk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諸天諜影 興霸天-第二十一章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推薦-rhaxd

諸天諜影
小說推薦諸天諜影
“太师,前方没有埋伏!”
“再探!”
两名骁勇的小将上前禀告,名为吉立和余庆,都是闻仲弟子,也是截教四代门人。
在军中,一律以官职相称,他们此次也充当急先锋,一探敌军虚实。
当得到了奴隶成军,有二十万之数,在庞大的敌军数目下,连闻仲都有些投鼠忌器。
不是害怕失败,而是要防止惨胜。
奴隶为了自由,再有士气,也不可能与正规训练的士兵相比,但由于双方数目悬殊,真要正面拼杀起来,也能给商军造成巨大的伤亡。
如果闻仲统帅的中央三万大军,真的葬送在与北海的耗损中,那东鲁可乐开了花。
同理东鲁也难以接受两败俱伤的惨胜,坚守城池,等待平叛大军的抵达,恨不得他们先冲锋陷阵。
双方都在避免与叛军短兵相接,恨不得对方率先顶上,这种巧妙的博弈,才是此战的难点,也是闻仲愿意受命平叛的原因所在。
只是令闻仲感到奇怪的是,接下来数日,他都没有探查到任何敌情。
距离东鲁越来越近,派出一支支斥候四处巡查,却始终得不到叛军的下落。
眼见行军速度越来越慢,申公豹不懂了:“不率先与叛军交战,不是符合我军所愿么?”
姜子牙道:“北海袁福通是知兵之人,既有二十万大军,理应分兵阻碍援军,刚刚我们历经三处险地,都可设伏兵,袁福通却一路放行,实在蹊跷!”
申公豹道:“或许那袁福通放弃了阻止我们这边,是要一鼓作气,攻克东鲁?”
姜子牙微微摇头:“不太对劲……”
“报!前方有敌来袭!”
正在这时,厉喝声终于传来,闻仲立刻转换阵形,额头天眼一开,朝前望去,就见远处的平原上,三千名古怪的士兵,早已列成阵形,默默等待。
每个士兵都身材高大,体型修长,全身皮肤呈现古铜之色,赤裸着上半身,肌肉块块隆起,以一种优美的线条存在着,好像雕刻的作品,充满着力量和神韵。
美中不足的是,这些士兵都没有五官,脸上光秃秃的一片,十分恐怖。
显然,它们根本不是人类,也非正常生灵,而是精气神收敛成一团,经过无数次锤炼的人形战兵。
“巫神卫?”
“袁福通真正的依仗,是已经封山的九夷!”
闻仲脸色沉下,姜子牙也惊呼出声。
任谁也没有想到,已经几乎可以确保退出历史舞台的九夷,居然会在此次出动,相助以前有摩擦的北海诸侯。
出动的,还是十万大山祖庭内的巫神卫,蚩尤留给部落的最后底牌。
變身英雄聯盟解說 可樂中毒
而后方的山头,九夷大祭司端坐在地上,周身插着一根根锐利的长戈,环绕成兵阵。
他是轮回者神魔,夜王!
正常的九夷大祭司,难以下达这样的决定,将九夷最后的底牌用在推动大商的内乱中,但夜王显然不会缺乏魄力。
女設計師的江湖 靈苗
配合微子启,逼迫九夷封山后,他并没有就此罢手,反倒是一直关注外界情况,然后在最合适的时机出手。
夜王不知道月关那里正在具体做什么,但此举做出了请示,月关还同意。
唯有局势混乱,才有轮回者发挥的余地,神降计划的目的也正在于此。
“兵!”
此时随着夜王一声令下,三千巫神卫突然仰首,一股股阳刚气血冲天而起,在半空形成了一尊魔神之形,双手向前斩出。
呼!
天穹之上现出一道厉芒,仿佛流星经天,烈阳穿云,向着闻仲所率的大军劈了过去。
刚猛锐利,斩灭一切!
恍若兵主蚩尤复生,魔威一斩!
“御!”
闻仲的反应亦是快到极致,一拍墨麒麟屁股,双鞭如龙腾飞,盘旋飞出,直直迎上。
他为的是争取时间,后方的三万大军里面,有千乘战车呼啸而出,化作匹练横贯天际,直扑过去。
我也許不會再喜歡你了
那匹练先是追求速度,如银河般横亘天宇,旋即又兵分五路,隐隐化作一只巨大的手掌。
手掌纤毫毕现,勾勒出广袤的大地,无数生灵于其上耕作繁衍,掌心张开,五指垂下,更如同五座顶天立地的山岳,轰然下落,将四方封锁镇压!
这是闻仲的道法呼应五岳,再结合兵阵中的地灵之变,攻守戒备,三万久战之士出击,掀起悍天军威,如海潮汹涌,怒涛拍岸,向着巫神兵涌去!
轰隆!
两者相触,原本璀璨的光辉刹时间变得凌厉刺目,仿佛有亿万道锐利金弦飙射出去,在虚空中穿梭交织。
那是蚩尤的兵主之力在逞威。
好在九夷到了如今苟延残喘的地步,再也不是昔日也与轩辕黄帝逐鹿中原的九黎百族了,金芒的逸散,代表着对方处于下风。
“今日老夫就彻底灭了九夷,绝此祸患!”
闻仲三目齐瞪,威风凛凛,挥舞双鞭,将一个又一个巫神卫轰成漫天血肉,再飘散成灰,俨然存了必杀之念。
“不愧是闻仲,看来消灭你们是不可能了,那就改变一下吧!”
夜王完全不心疼,反正又不是他炼制的,反手一招,那剩下的巫神兵闪电般撤退,开始拉开距离,并且摆出弯弓搭箭的架势,以大筋为弓弦,以气血为箭矢,开始一一瞄准商军的战车。
嗖嗖嗖嗖!
这个战术一改变,顿时给商军造成了极大的麻烦,战马的尸体开始落下,一架架战车随之坠毁。
战车是最早的骑乘单位,由骏马拖拽行进,后面的战车上面可以站立十数位兵士,必要时可以腾空飞起,马踏虚空。
斗帝看了流泪,马居然会飞,恐怖如斯啊!
现在不行了,被巫神卫一一狙杀。
它们杀马,闻仲的雌雄双鞭就杀它们,双方互相兑子,人潮如浪,汹涌澎湃,撞击出鲜血的浪花。
可似乎最后吃亏的,还是大商军队,速度越来越慢,为了怕与大部队脱节,墨麒麟一个急刹车,终于停了下来。
闻仲不得不改变战术,让战车灵气流转,向前徐徐推动。
“我们慢慢耗着吧!”
夜王笑笑。
这个战术,就是以巫神卫的不断消亡为代价,拖延商朝援军的步伐。
换成普通军队,面对这种必死的命令,早就士气涣散,一触即溃了。
但巫神兵不是生灵,不会有丝毫畏战的可能,所以接下来这段去往东鲁的路程,能拖上十天半个月。
确实,接下来的数日之内,闻仲的军队都在与巫神卫纠缠,行军速度缓慢到只前行了一百里。
期间姜子牙与申公豹也提出了不少计策,可夜王又不在乎九夷的未来,无论对方使用什么计策,就是不变,令他们也束手无策。
“看来只有将巫神卫全部杀死,才能脱身了!”
闻仲沉下心来,陪着对方耗。
能够将九夷最后的依仗全部杀死,倒也不亏,希望东鲁能够在二十万奴隶大军下面坚持住吧!
又过了十日,巫神卫只剩下了最后五百之数,夜王开始瞄准粮草。
眼见着在九夷最后的反扑下,闻仲大军的辎重也要经历一番考验,半空中,突然传出一道撕天裂地的风声。
闻仲和夜王同时仰首,看了过去,就见一条火龙张牙舞爪,飞了下来。
轰隆!
天空似乎都被点燃,火龙所过之处,一切焚烧殆尽,连空气都被烧散。
万物沸腾!万物如焚!万物成灰!
巫神卫瞬间消失,所处的空间,赤红扭曲,如同一间着了火的木屋,直接灰飞烟灭!
“冲锋!”
闻仲毫不迟疑地大喝一声,墨麒麟四蹄急踏,横空直撞,巫神卫的阵势如同在暴风狂雨下破碎的岸堤,直接四分五裂。
而俯冲下来的火龙,居然也散开,化作三千位道兵,踩在碎落的残肢断臂上,仿佛腾卷的浪花,蹈出一汪汪血涛。
两军前后夹击,势不可挡,直接将最后的巫神卫格杀当场。
“火灵师姐的火龙兵,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强横了?”
闻仲看着遮天蔽日的风火之中,一位戴着金冠的女仙缓缓落下,露出浓浓的诧异之色。
因为来者正是多宝道人的弟子火灵圣母,训练出三千能驾驭三昧火的火龙兵,在截教三代门人中首屈一指。
闻仲自忖不是火灵圣母的对手,但对方的火龙兵也不该有如此威势,而且此时火灵圣母看过来的目光里,又显得前所未有的陌生。
后方的申公豹突然道:“火灵圣母不太对劲,对闻仲似有杀意!”
姜子牙愕然:“他们同为截教门下,岂会同门相残?”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火灵圣母早已被替换,并且还在此前朝歌与准提道人交锋的一役中,被察觉到了端倪。
面对混元大罗金仙,为了不暴露自身的最大秘密,四位神降神魔,选择了次一级的秘密。
他们故意将封神演义的命运轨迹,透露了出去。
變身少女的日常 天吶擼啊擼
通天教主看后,气得险些重开地水风火。
原剧情里,截教被坑得太惨了,不单单是封神榜上的神位。
毕竟截教有万仙,只多不少,封神榜一共也才三百六十五个神位,阐教有三代弟子上榜,人道有众多武将臣子上榜,截教虽然占大头,但本来完全不至于全员覆没。
结果许多弟子确实没上榜,却被准提接引破万仙阵的时候,直接明抢,用乾坤袋全部装走,掳去了西方。
再加上诛仙四剑被阐教四位金仙夺走,以致于最后通天教主身边只剩下一头牛,一弟子,成了光杆司令。
预见了这个天机未变之前的下场,通天教主对于阐教和西方教的痛恨可想而知,对于大商乃至闻仲这位太师,同样变得厌恶起来,如果申公豹敢出现,那诛仙剑更是直接招呼上去。
不过如今天机已变,封神榜是一片空白,三教众生谁都可能上榜,有了前车之鉴,通天教主的思维也灵活起来,将四位获得命运指引的降神者,当作第一批棋子,加以利用。
进击吧,工具人!
“撤!”
火龙兵一出手,夜王很快发现了,火灵圣母是同志,但情况不太对劲,他不敢相认,立刻遁走。
下一刻,一柄混元锤就狠狠落下,将他所在的山头夷为平地,然后一路追踪。
“这家伙肯定是暴露了,反过来被剧情人物利用么?”
夜王被穷追不舍,一时间还难以摆脱。
毕竟火灵圣母已经暴露,完全可以用神魔的力量加持法宝,提升战力,但他却不行。
夜王也是果断之辈,干脆直接舍了大祭司的皮肤,使用星纹,联系月关。
在神降状态下,轮回者想要动用各种权限,是会增加暴露可能的,但现在连皮肤身份都不要了,夜王再无顾忌。
朝歌城中,黄尚眉头一动,收到了传音。
对于滕玲那群人被抓,他完全不诧异。
卧底还想着内斗,她们不完蛋谁完蛋?
只是通天教主的改变,倒是令他不惊反喜。
原剧情里两教的旗帜太过鲜明了,毕竟截教不少弟子都在商朝内任职,帮助大商也很正常,而阐教洞察先机,早早落子,投资西岐,最后获得大胜。
只是这样的情况,反倒不利于操作,唯有这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势,才更好落子。
比如阐教那些高傲的金仙捏着鼻子相助纣王,截教披毛带角之人,湿生卵化之辈,反帮西岐……
黄尚从多角度俯瞰全局,视线早就不是局限于东鲁之地,再往东移,弹指一点。
一道微光从朝歌那里飞至,很快夜王的脑海中出现了简短的提示,即是下一步目标。
“东海?”
……
“杀!!!”
“守住!!守住!!”
就在闻仲的大军被九夷巫神卫拖了整整半月之际,东鲁那片充满着血与火的土地上,到处充满了沸腾冲宵的杀气。
攻如狂潮怒浪,守似拦海大坝。
进攻一方,自然是麾下拥有二十万大军的北海诸侯袁福通,有意思的是,北海大军经过这段时间的攻打,士兵越打越多。
因为从四面八方,都有叛逃的奴隶加入。
源源不断。
这群奴隶有的为了明天而战,有的就是纯粹的仇恨反抗,反正干死那些吸血贵族就好!
至于诸侯,他们也想管啊,可小诸侯真的没那能力。
毕竟天下八百诸侯,被切得太过零散了,许多诸侯对于麾下的奴隶,其实没有强大的掌控力度,以前全靠惯***隶逆来顺受,习惯了被剥削,如今见到了希望之光,一切都不同了。
在这种支持下,北海大军发动了最为凶猛的进攻,哪怕东鲁的防守如同大坝一般坚固,每一轮的攻势也总能将大坝削去部分。
明王首輔 陳證道
血肉撞击着血肉,刀光映衬着刀光,以最激烈昂扬的方式短兵相接时,伤亡瞬间蔓延。
重生之側妃奪宮 瀟冰
在一股众志成城的信念和感染下,奴隶不怕死,他们只怕自己的孩子代代为奴,但敌人却怕死!
“守不住了!弃城!弃城!”
“让将军先走!让将军先走!”
于是乎,大坝终于支持不住了,守城的将领发出恐惧的哀嚎,想要弃城偷偷逃亡,却被奴隶们一拥而上,彻底淹没。
“东鲁之地,我已有大半,姜桓楚,我要你后悔对我北海的压迫!”
袁福通端坐在花斑豹上,抚须而笑,极为得意。
这已经是半个月内,北海攻下的第七座城池。
这个年代,是以村落为主,东鲁作为第一诸侯国,整个国内也就十二座城池,现在竟然被攻下来了大半。
当然,最重要的东鲁城在手,姜桓楚就仍然是东伯侯。
在发现袁福通势不可挡,王师又迟迟不至之际,他已经收拢兵力,准备在东鲁城做决战了。
只是如今的东鲁城内,也不太平。
“烧粮众奴已经全部处死,为首者斩杀示众,但粮草不足,只剩下一月之用了!”
“报!守军士气低迷,费将军请侯爷去巡视!”
城楼之上,姜桓楚眉头紧锁。
犹记得两年前,微子启与武成王前来讨伐九夷,他以粮草被烧,不足供应为由,只提供一月军粮,没想到天道好轮回,现在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
东鲁城内,奴隶也暴动了,但他们所做的事情,不是愚蠢地与全副武装的士兵抗衡,而是一把火,将粮草给焚毁了。
这背后或许有北海暗碟的谋划,亦或是有别的人教导,否则那些奴隶不会如此聪明,最大程度打击东鲁城的守备力量,然后又散播谣言。
如此一来,天军久久不至,城内粮草不足,敌人未到,全军的士气就变得十分低迷。
姜桓楚在东鲁拥有绝对的威望,以前一番慷慨激昂的演讲,总能振奋士气,这回也不管用了,既是愤怒,又感到浓浓的恐惧。
难道传承数百年的东鲁,传到他这一代手中,真的会破败?
正在这时,身后传来小侯爷姜文焕冷静的声音:“父亲,我们何不效仿北海,也将这些奴隶给解放,先将他们调入军中,给予军民身份,立下战功,再转为平民,让东鲁之地,成为第一个真正改革的诸侯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