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o6lr有口皆碑的小說 九日焚天 神車架架-第八百七十八章 燒香山熱推-9l61e

九日焚天
小說推薦九日焚天
“是吗?”春杀问。
“当然,一个在浮云大陆,一个樱花大陆,一个在沧海大陆!”刘官玉答道。
“你没骗我?”春杀紧紧盯着刘官玉,问道。
总裁上司很暧昧
解夢小道姑 花雪
“我怎么敢欺骗你,去了不就知道了!”刘官玉大声道。
“我就暂且相信你,倘若欺骗我,后果你懂的!”春杀沉声道。
“切!”刘官玉不屑。
“好,我们现在就位于沧海大陆,那就先去最近的一个。”春杀略一沉吟,便下定了决心。
“我得吃点东西,肚子都饿扁了!”刘官玉委屈道。
“吃吃吃,就知道吃,纯粹一个吃货!”春杀嫌弃的说道。
“哎哟,神女,难道平时你不吃饭吗?”刘官玉有些奇怪的问道。
“我有仙丹,吃你们这些垃圾干嘛?”春杀不屑道,拿出一颗晶莹的丹丸,小指大,非常好看,异香扑鼻。
“能不能给我一粒吃?”刘官玉低声道。
“想吃?等着吧,表现好了,说不定我心情高兴,倒是可能给你尝尝鲜!”春杀拿着仙丹在他面前晃了圈,轻轻扔进了自己嘴里。
红润精致的脸庞缓慢动着,一副非常享受的模样。
刘官玉看了直恨的牙关紧咬。
“那就先让我吃点饭。”他只能退而求其次。
这次春杀倒是没有拒绝,转身出了门。
很快,便回来了,后面跟着一个伙计,端着几样饭菜。
吃过饭,春杀却又用彩云之南三绝带捆住了他的双手。
“你,你这是干嘛呀?”刘官玉气的够呛,大声质问道。
“为防意外,我不得不如此!”春杀振振有词。
“一万遍啊,一万遍!”刘官玉咬牙切齿的狠狠说道。
“你什么意思?”春杀纳闷不解,诧异的问道。
“没什么意思,我发神经。”刘官玉嘿嘿一笑。
“小样!”春杀不屑一声,一抬手,光华一闪,刘官玉的头上,已被套上了一副金质面具。
“哇靠,小女人,你这是干嘛?”刘官玉惊呼道。
“免得被你那些同伙看见了,徒生事端。”春杀自豪道,“你看我这方法是不是很好?!”
“好,非常好。”刘官玉一字一顿。
听见刘官玉称赞,春杀笑了,如同得到表扬的小学生。
“好个屁啊!”刘官玉终于把话说完。
立时春杀的脸都绿了,转身就走,右手拉着彩云之南三绝带,如同牵着宠物一般,拉着刘官玉就朝外走去。
而她自己,也戴了一副金质面具。
却是一个很卡通的人物。
刘官玉心中暗自发笑,觉得这春杀实在是一个童心未泯的神女。
“可以欺之以方!”他暗想。
大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目睹如此一幕,俱都惊奇无比,驻足观看,大声议论起来。
“好奇怪啊,这唱的是哪一出?一个女子牵着一个男子逛大街?哈哈,真是笑死我了!”
“可惜都戴着面具,不知道是谁!”
“你看那女的身段,婀娜多姿,如同弱柳随风,简直风情万种!”
“我敢打赌,那女的绝对很漂亮!”
……
春杀一言不发,脚步也是放的缓慢,似乎很享受众人的赞美,想要多听一会。
刘官玉虽然戴着面具,但双眼还是看的见,努力的在人群中寻找着。
但令他遗憾的是,并没有碰见任何一个熟人。
“师尊师娘他们在哪里去了?”
他心中纳闷。
也不知这是哪一座城市,连留下传讯符的机会都没有。
二人走走停停,好不容易才走出了城。
“这样走太慢了,真是个累赘!”春杀嫌弃道。
“还不是你自己爱慕虚荣,想要多听一会别人的毛病,这才走得那么慢,现在却来怪我了!”刘官玉心中碎碎念,却也不敢说出来。
春杀直接提着刘官玉御空而行,速度快得惊人,比闪电还要快上几分。
“朝着哪个方向走?”春杀问道。
“西北方,什刹海旁边的烧香山!”刘官玉麻溜的说道。
“千万别认错路,否则,你知道后果!”春杀冷冷说道。
“藏宝图上就是这么说的,真要错了,我也没办法!”刘官玉小声道。
青空之想 小静恬
“你说什么?想找死吗?”春杀一听,立时停在了半空,目光不善的盯着刘官玉,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将他扔下去的意思。
“这条路到底对不对?”春杀寒声问道。
“没错!”刘官玉只得硬着头皮答道。
巡按大人求您辞官吧
二人一跑风驰电掣,即便以春杀恐怖的速度,也费了一天多时间,才看到了前面那一片大海。
“看来这便是什刹海了!”春杀自语道。
“没错。”刘官玉点点头。
什刹海岸边不远处,果然有一座大山,高耸挺立,纤细秀气,形状像极了一根香。
“那就是烧香山?”春杀问道。
“就是它!”刘官玉肯定道。
“那血月宝藏在山中什么地方?”春杀又问,神色间有些高兴,似乎已看到了宝藏。
“我也不知道,藏宝图上面没有讲,只是说明在山中某一处,一面悬崖,一个方洞,两颗青松,三簇鲜花!符合这些条件的地方就是藏宝处!”
刘官玉慢慢说道,一副非常肉疼的样子。
春杀有些狐疑的望着刘官玉,问:“我怎么听起来就觉得这么不靠谱呢?你到底有没有骗我?”
骗当然是骗了!
就连刘官玉自己,都不知道是否有这么一个地方!
刚才说的,全是他随口而说。
“肯定没有骗你,你是神女,我哪敢!”他非常认真,非常诚恳的说道。
“我就暂时相信你,”春杀也是无奈,“按你的意思,我们必须一处一处的寻找?”
“应该是这样!”刘官玉小声道。
“这么大一片山脉,要找到什么时候?”春杀皱了皱好看的柳叶眉,问道。
“也许不用如此费事,说不定你神念一扫,立马就发现了藏宝处!”刘官玉笑道。
危險的念頭
“哼!”春杀冷哼一声,却也并未多言,对于赞美她的话,她总是很难拒绝的了。
大半天过去,几乎找遍了大半个山林,也没有发现一处地方能够符合那三个条件。
春杀的心情,越来越恶劣,脸色越来越凝重。
又找了一阵,在一株参天大树下,春杀停了下来。
“怎么不找了?”刘官玉问道,“呵,你是准备休息一下?”
“休息你个大头鬼!”春杀怒哼一声,蓦地拿出了皮鞭,朝着刘官玉劈头盖脸的抽了下来。
可怜刘官玉被彩云之南三绝带绑住,更被春杀的气息锁定,根本躲避不开,每一鞭,都结结实实的抽在了身上。
片刻间,便已是全身伤痕累累,鲜血淋漓。
剧痛钻心,刘官玉眉头直皱,全身微微颤抖。
“你,为什么抽我?”刘官玉委屈的问道。
“因为,你欺骗了我!”春杀语气有如寒冰,一字一顿。
“没有啊,我说的都是实话!”刘官玉大声狡辩道。
“你还真当我傻啊?居然瞎编一些谎言来骗我!找了这么多地方也没有见到藏宝处,要么是没有这样的地方,要么是藏宝点不在这里!”
春杀声音冰冷地说道,脸上恨意深沉。
说一句,抽一鞭,便是一道深深的鞭痕,鲜血淋漓,剧痛钻心。
“我忍,我再忍!”刘官玉恨的直咬牙。
最后,他都痛得有点麻木了,而春杀,也是越抽越慢,越抽越轻。
显然,她也是抽累了。
而且,她也不敢真把刘官玉抽死了,要带回去交差不说,她还想从刘官玉那里得到些好处。
“还敢骗我不?”她沉声问道。
“我没有骗你!”刘官玉申辩道。
“唰!”
又是一鞭抽下,犹如一条火龙抽在身上。
“还敢不敢?”春杀冷声问。
“不敢了。”刘官玉答道,低眉顺眼。
“嗯,这种态度,就很好!”春杀点点头,“其实,你身上还是有两样东西能引起我的兴趣,如果你心甘情愿的奉献给我,就会少受罪!”
“呵,是吗?”刘官玉笑了,“我一介凡人,还能令你感兴趣?”
“一个是血月宝藏,只要你乖乖的,带着我顺利找到宝藏,就算给了我!”春杀道。
“这个我知道,”刘官玉说道,“只是,我不明白,自己还能有什么值得神女看重!”
“就是能够快速提升境界修为的秘法!”春杀眼中少有的露出一丝火热,“你和天狮血战之时,我看你瞬间就提升了两个大境界,这不简单!”
“呵,那是踏天步,怎么,你是神界的神女,还会对这种凡尘俗法感兴趣?”刘官玉嘲弄道。
“也不一定有用,但也许能够借鉴一下。”春杀说道。
“后遗症很严重的!”刘官玉道。
“我知道,这几天你不是一直在暗暗修炼恢复吗,你以为我不知晓?”春杀不屑道。
“呵,你想要?”刘官玉笑了,问道。
“你送给我,我就要!”春杀故作矜持。
“那么,你求我!”刘官玉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说什么?!”春杀一声惊叫。
“我说,你求我,就给你!”刘官玉紧紧的盯着春杀。
吾家小妻初養成
“你,你真是该死一万遍!”春杀怒了,“我没有强迫你,没想到你居然敢威胁我!”
话音未落,手腕一振,皮鞭幻起一片鞭影,如同一张大网,当头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