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3rrf人氣都市言情 神級修煉系統 起點-第3943章 祁幻殤的手筆熱推-rgz7v

神級修煉系統
小說推薦神級修煉系統神级修炼系统
“那个……秦兄,既然已经有了发现,咱们不是应该赶紧过去瞧瞧吗?”阮贞仙子忍无可忍地问道。
她在开口的第一时间,就见祁墓已经回过头来,朝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阮贞顿时又一次在风中凌乱了。
“师姐,他们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你分明是好心,可他们却这样对你,要不咱们就先去那边看看情况?”
“就是就是,不跟这些不懂得怜香惜玉的人一起走了。”
阮贞带来的灵云仙宫众位仙子,又一次开始不忿了。
这样的叫骂之声在一些,所谓的怜香惜玉之人听起来,的确会为她们说话。
可在秦少风亦或者是祁墓这样的人听起来。
除却阮贞之外的灵云仙宫少女,简直是跟祁贤小时候从一个模子里印刻出来一样。
常年被人称作仙子,似乎连她们自己都已经忘了,她们就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秦少风可没时间在这些少女身上浪费。
他更是连头都没回一下,继续一点点地往前面寻找着。
短短的三十里路。
他在刻意的加速之下,也花费了两刻钟之久。
随着即将走到沈俊和刘凯山正在探索者什么的地方时,顿时感觉到一股奇异的感觉。
那种奇异感觉的引动之下,竟然使得他体内,那属于雅儿的粉色虚无之力云朵,都突然出现了一阵波动。
旋即,虚无之力就自主被引发。
只见一道血丝般,几乎不可查的虚无之力突然在他经脉中上涌,最后竟是作用在他的双眼之上。
虚无之力加持,他顿时就看到了一片与之前截然不同的世界。
前面足足百丈宽,不知道深入到什么的恐怖痕迹。
痕迹之中有着数不清的各种气息蕴含,仿佛在留下那一道痕迹的存在本身气息牵引之下,形成了一种种奇异的光点。
无数光点融合,竟像是化作了一座巨大的阵法。
秦少风可以肯定。
他在无尽书院,阅读了那么多书籍之后,却也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古怪的气息牵引而成的阵法。
或许唯有留下这等痕迹的上古之兽,才能有这等特殊能力吧?
想到这里,他立刻就将尊仙殿殿主祁幻殇赠送的空间戒指打开。
这还是第一次探查这枚空间戒指里的东西。
第一个进入眼帘的,竟然就是心晶。
虽然只有一块,但却是真正的心晶。
与他另外两块心晶不同的则是,这一块心晶上竟然雕琢着古怪的纹路,像是将心晶的能量千倍万倍的放大。
心晶之外,似乎有着某种气息在流转,从而将心晶彻底镇压起来,使得心晶的能量不至于因此而流失。
心晶后面则是十块魂晶,魂晶之上也有着同样的情况。
他可以想象的到。
只要他将心晶或者魂晶外围流转的气息驱散,即便是他如今的修为,都可以使用。
两种用特殊手段改变过的晶石后面,则是足足上百块防御符箓,上百块攻击符箓。
其威力程度貌似比雅儿给他的还要强横。
他只是这么一想,也就作罢了。
毕竟雅儿的修为现在有问题,自然不可能给出比祁幻殇拿出的还要更强的符箓。
各类丹瓶同样有着足足上百个。
他甚至还从这些丹瓶最前方,看到一个贴着‘天婴丹’三字的瓷瓶。
天婴丹瓷瓶之下,则是有着一张书写着一行自己的纸张。
其上字数不多,正是药材绝迹,界内仅存,本殿唯一。
另外就是各个种类的阵法基石,几乎每一种大阵的基石都有着足足上百套之多。
单纯这一个空间戒指里的东西,价值之高昂,恐怕都足以买下三五个号称与尊仙殿同等级的势力了。
由此可见,祁幻殇对他这一行抱有多大的期待。
魔武狂潮 失无语
即便曾经的尊仙殿也是与无尽山、天机楼、云仙殿、灵玉仙宫等地方同等级的存在。
如今却也只是顶尖势力而已,完全无法跟那些霸主势力叫板。
势力分级,沧溟界并没有耀星之地那么清晰。
按照秦少风的了解,并不是他们不想分,而是各种势力之间的差距和底蕴都太难以形容。
因此也只有隐隐的区分。
沧溟宫为如今的第一势力,其下则是虚渺殿、达摩院、大西天、北天、天机楼、无尽山、云仙山、灵云仙宫、空间昆家等几大霸主势力。
再往下则是顶尖势力,尊仙殿近些年来实在太低调,才让极个别的几个新兴势力隐隐有与其并驾齐驱的感觉。
但是数千年的底蕴所在,尤其是新兴势力千年光景就能追赶的上?
分级虽然是这样,可那些霸主势力,则是因为尊仙殿的存在,在岁月蹉跎之下,也逐渐被人称之为顶尖势力。
而尊仙殿这一级,则是被称之为一流势力。
叫法不少,但是强弱关系当真非常难说。
或许将尊仙殿也列为霸主势力的话,这样的叫法才会没有开头的那一天出现吧?
再往后,则是像四象宗之流,则是被称为三流势力。
其寓意也是非常明显,根本就是不入流的存在。
“你们有谁懂得布置阵法?”
秦少风看着空间戒指中的东西思索片刻,就朝着众人询问道。
“阵法?祁进和祁让懂一些,可他们却都被我派遣离去了。”祁墓的脸色顿时就变得难看起来。
他的目光也不由得朝着灵云仙宫的一干仙子看过去。
刹那间,所有人齐齐羞愧的低下头。
她们的修为的确很高,但年纪却都相对不大,武道上的追求就让她们感觉没有尽头,哪里还有时间去钻研阵法一道?
正当所有人都一筹莫展的时候,一道有些不太自信的声音却从秦少风身后响起。
“那个……秦大哥,实在不行的话,要不,要不,我来试试?”声音堪称不自信到了极致。
正在一筹莫展的众人,却也齐齐朝着他看了过去。
尤其是自认为对自己的这个兄弟最了解的祁墓,更是差点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你,你来?你懂得阵法?”祁墓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叫了出来。